?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月裳,无言的哭泣-仙界修仙 5码三期怎么倍投

仙界修仙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月裳,无言的哭泣

莫默2017-12-3 15:13:27Ctrl+D 收藏本站

????“你不是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我在那场大战中会死亡吗?甚至肉身连带着魂魄一切弥散的差不多。”月裳将额头的刘海往后捋了捋,脸上从未有过的哀伤浮现了上来。

????“切,连仙帝大人都挂掉了,你小小一个仙君死掉又算什么,不是都挂掉了二十五个仙君吗?”在月裳恭敬的语气的影响下,李成柱也越发地对上任仙帝恭敬了起来。

????月裳淡淡地撇了一眼李成柱,“仙帝大人是以大局为自任,其他仙君是实力不济。当初我要是想跑的话,还真没人能拦得住我。”

????李成柱嗅到了一些密事的味,一言不发地看着月裳。

????月妖精在回忆的时候脸上再没有了以往那种嬉笑的神色,转而是一种恬静和温顺,李大老板不得不承认,还是这样的月裳比较有吸引力一些。

????“记得我让你去寻找影之仙君了吧?”月裳沉默了半晌,才收回了投放到天际的目光,开口问道。

????李大老板点点头,内心中闪现出祖师的影子来。

????这个念头将李大老板吓了了一跳。

????“你称呼幻之仙君为厉幻晨,为什么没听过你称呼影之仙君的名字?”李成柱老早就发现这个问题了,一直憋到现在才有机会开口问。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上任仙帝或许知道他的名字,现在……或许还有一个人知道他的名字。”月裳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丝微笑来,那微笑是如此的让人感觉到亲切,甚至,还有一丝撒娇的味道在里面,李大老板瞅得眼珠子瞪得老直。

????“影子就跟个影子似的跟随在仙帝大人的身边,寸步不离。”月裳苦笑了一声,“那样的人,真不明白他有什么优点。”

????顿了一顿,月裳再次在李大老板的耳膜中投下一颗重磅炸弹,“老娘当初就是为了救他被人挂掉的。”

????李大老板在这一刻甚至看到了月裳露出小嘴外的獠牙……上任仙帝和影之仙君,影之仙君和月裳……曰啊,隐晦不明的三角恋爱,月裳甚至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李大老板没来由地浑身打了个冷战。要是再插上丹王吴焰……恩,那老匹夫直到现在都还不是仙君,没资格加入竞争的圈子。

????月妖精的眼中闪现出一道明亮的光芒,斜视着李成柱,刚才的那股温顺早不知道被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在想什么?”月裳的话连语气都冷棒棒地,掷地有声。

????“没……啊哈哈,今天天气不错。”李大老板抓耳挠腮,这么重要的密事,李成柱宁愿没听说。月裳这娘们不是坑陷自己吗?

????“李某某……”月裳在这一瞬间声音又腻的让人发酥了,“想太多对修炼不好哦。”

????“恩,恩。”李大老板连忙点着脑袋,大手往前一指,“天都就在前方,跟我来。”

????话一说完,李成柱逃跑似的瞬移而走,月裳的表情再次冷了下来,望着北方,深深地叹了口气。

????当李大老板第二次来到天都的城门前的时候,依然被那宏伟的气势给震撼了一把,连带着身体中的热血也奔流不息了起来。

????进入天都并不困难,李大老板和月裳只要使用幻化术变成别的人的模样,在隐藏起来自己的灵压就成了。

????李成柱一面在月裳的耳边小声的嘀咕着:“千万不要惹是生非,咱们这次来的目的是那超越九品的仙器和我的两位祖师,你要是捅破了大天,我可把你丢在这里收拾烂摊子。”

????“知道拉。”月裳白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挽住李大老板的胳膊,亲昵地靠在他的身边,一股淡然的香气飘进了李成柱鼻孔中,胳膊肘处若有若无地触碰着那高耸的密地,李大老板舒爽的将胸脯挺得老高。

????两人幻化出来的也就是两个普通仙人的灵压。

????这年头,修为只要过了金仙这道坎,绝对就是三大势力的人,李成柱可不想被人盘问个不休。

????进城之后随便找了间客栈住下,方便起见,李大老板和月裳两人住在同一间屋子里。

????两人的亲昵模样也象是一对合修的道友,自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怀疑。李大老板对天发誓,一点私心都没有。

????呆在客栈的房间里,李成柱拉开窗户由高处望下去,只见天都人流不息,虽然比不得最繁华时期的商都,但是在整个仙界来说,也是了不得的,这个相当于仙界行政城池的大城,商业也是颇为发达。而聚集在这里的人,修为也普遍比商都高上几个档次。

????来来回回的各大城主,还有编制成队的禁卫队,都是仙人以上级别的。

????来到这里处处要小心,否则一被发现端倪,势必要引起一场大战,而罗拉德的速度如果不慢的话,现在想必已经投靠到了禁卫军方便,自己一统商都的消息也应该传到了这里。

????顶多十天左右,天都的两大势力都将会知道仙界现在新的势力分化。而自己能行动的时间也就是这十天。

????李大老板虽然自信,但是不自大。天都能人无数,自己就带着月裳一人来此,若是碰上了人家大量的罗天上仙,月裳的实力可以自保,但是自己就不行了。

????想想看,合欢宗连带着商团现在的统领李成柱,若是偷偷摸摸进了天都却被人抓住了,那该是多么丢面子的事情。

????“千万不要释放自己的元神出去搜索,免得被人感应到,顺藤摸瓜摸到这里,我们的麻烦就大了。”李成柱头也没回地提醒道。

????“知道了。真啰嗦,我又不是小孩子。”月裳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丝毫没有淑女的形象,两只被衣服紧裹的玉峰也显露出了它们高耸的英姿。

????“你有什么好计划没?”李大老板转过头,撇了一眼月裳的胸部,随即收回了目光。

????“有!”月裳的回答言简意骇。

????“说来听听。”

????“闯进去,杀人,夺宝,跑路。”月裳答道。

????李大老板的额头暴了一根筋,“你认真点。”

????月裳直立起了身子,盘膝坐在了床上,挺直着娇躯,眼睛巴巴地看着李成柱:“人家很认真的啊。”

????“算了算了。”李成柱无奈地摆摆手,要月裳来想办法,估计就会出一些馊主意。

????再次转过身,面对着楼下的道路,李成柱的脑袋急速运转了起来。

????自己的目标很好办,寻找两位祖师的话,只要不着痕迹地释放出玉简传讯,两位祖师中的一位自然就会来跟自己相见,到时候再想办法救出另外一位祖师就好。这其中虽然有些艰难,但是想必两位祖师之间也是有联系的,只要到时候由其中一位领路,李成柱有十足的信心,救出另一位。

????罗拉德更好办,若是他真的投身到了禁卫军的话,自己的祖师肯定会得知一些消息的。

????但是月裳的超越九品的仙器就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了,且不说自己和月裳现在也不知道它被藏在了什么地方,而且就算找到了,收服那件仙器肯定也要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就是李大老板的死穴。月裳在收服的时间内,将会由他一人来抵挡所有的攻击,那些罗天上仙可不是吃素的。

????李成柱并不后悔没带合欢宗的女孩们过来,这次的行动实在太过危险,要在虎口中拔牙,没点能耐的话,肯定会有伤亡,而自己的几位夫人,李成柱更舍不得带她们出来了。但是李大老板稍微有些后悔没带两只超阶仙兽过来了,要不是想金蝉脱壳离开,李成柱铁定会用戒指装一只过来的,火麒麟的身子虽然大,但是没大到火凤凰那么夸张,一个戒指还是可以装下的。

????要是能在天都中制造出混乱来就好了,也许,在月裳收服仙器的那段时间内,祖师可以帮得上忙。

????制造混乱还不好办吗?李成柱嘴角挂着一丝微笑,那可是咱的拿手好戏。

????正皱着眉头在那思索方案,背后一阵悉悉索索,然后一股香风飘来,李大老板便感觉到了两个尖尖的柔软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后背上,低下头来一看,是月裳的两只小手缠在自己的腰间。

????曰!李成柱一颗心肝扑通扑通地乱跳了起来。浑身的血液也刷刷地往头顶上窜去,老脸瞬间通红了起来。

????月妖精……这是要干什么?李成柱满脑袋混沌。

????难道这妖女看上了自己的姿色?抑或者又是她在玩什么把戏?

????“月……月姑娘,你做什么?”李成柱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过今天这样的紧张,连带着声音都结结巴巴了起来。

????“别动。”月裳的语气甚至有些哽咽,这让李大老板很是吃惊,不过月裳这样一说,李成柱正扭动的身躯瞬间僵硬了起来,就那样定格在那里。

????背后,一张温热的小脸慢慢地贴上了自己,李成柱能感受到一抹湿润在自己的背部慢慢地蔓延了开来。

????搂住自己的小手慢慢地用起了力气,那五指已经揪起了自己的衣服,仿佛要抓紧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不放手一般,月裳的啜泣声随即从背后传了过来。

????李大老板慌了神,也顾不得月裳的话了,一个转身,将她搂抱在了怀中,大手不断地摩挲着月裳的小脑袋,动作温柔的一塌糊涂,任由她的泪痕打湿了自己的衣衫。

????“我的姑奶奶,你出啥事了?你跟我说一声啊,你这样哭的,让人很心慌。”李成柱不说话不要紧,一说话月裳哭得更加厉害了,连带着香肩也不断地耸动了起来,一双小手紧紧地箍住李成柱的老腰,差点勒得他缓不过来气。

????毫无征兆的突变让李成柱手忙脚乱了起来,李大老板的语气温柔的象是哄着自己的初恋情人,一手摩挲着月裳只到自己脖子处的脑袋,一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激动的心情。

????“好了好了,乖,不哭了,跟我说说,到底发生啥事了?”李大老板心疼的要死。

????一个堂堂的仙君,现在居然象个孤独无助的小女孩似的抱着自己痛哭,若非心姓上遭遇了莫大的打击,她是不会如此失态的。但是现在能打击到月裳的还有什么事?李成柱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

????“乖拉,跟哥哥说说,要是有人欺负你了,老子去把他揍成肉饼!”李成柱将胸脯拍得砰砰响。

????月裳小嘴一张,哇唔一声,痛哭了开来,仿佛为了压制自己的哭声,月裳还狠狠地咬中了李大老板的胸前一坨肉。

????牙齿真好!李成柱龇牙咧嘴,脸型瞬间抽象了起来。

????大手定格在月裳的脑袋上,李成柱的老脸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以前的月裳,总给李成柱一些做作的感觉,那神态表情和语言,仿佛都是刻意地表达出来的东西。

????但是现在,这一刻在自己面前完全没有了仙君形象,痛哭流涕的小女孩,才让李成柱看到了一丝真正的月裳的影子。那个被她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月裳,才是真正的月裳。

????一个人孤寂地在莫邪宝剑中生活了五千年,而且还是一缕残魂,李成柱心底的同情心泛滥了开来。

????“我给你讲个凡界的笑话好不好?”李成柱若无其事地开口说道,其实这会李大老板的胸口都已经流出血了。

????月裳没有回答,估计也没功夫回答。

????李成柱搜肠刮肚,发现经过在仙界几年的磨练,那些满肚子的笑话早不知道丢到哪去了,剩下的几个印象深刻的全是见不得人的。

????无奈话已经说出口了,李大老板只得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开口说道:“一天,有一只蚊子和一只螳螂来到了女浴池。蚊子指着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说:‘看那女人胸前的包是我去年叮的,到现在还没有消肿呢。’螳螂说:‘那算什么,看,那女人下面的沟是我前年砍的,到现在还没有长好呢,而且一个月还得流一次血呢。’”

????月裳的哭声一阵断断续续,身子都抖动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哭。

????“好了好了。”李成柱没来由地一阵如释负重,温柔地替月裳擦掉流下来的两道泪痕,拍拍她的小脸道:“别哭了,笑一笑,要是让吴焰看到你现在这样,他不拔了我的皮才怪。”说这话的时候,李大老板满嘴的苦涩。

????月裳微不可微地在李大老板的怀抱中点了点头,这才止住了哭声,但是长时间却一直保持着抽噎。

????仙人哭起来也是跟凡人差不多啊,李成柱一阵感叹。

????等到月裳的情绪平静下来的时候,李成柱却尴尬了起来。

????两人长久以来,从未有过这样的亲密接触,而且是身子挨着身子紧紧地搂抱在一起。李成柱现在慌乱的连两只大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好,只得临空举着。

????使劲地擦了擦两只眼角,月裳的眼睛跟桃子一样鲜红。

????李大老板想笑,却又不敢笑,憋得辛苦至极。

????好在月裳还是很体贴人的,见到自己面前李成柱那胸口几颗大牙印,甚至还冒着鲜血,运起灵气在手掌上,温柔地拂在那里,替李大老板的疗着伤势。

????砸吧了下嘴,李成柱没敢开口说话。尽情地享受着这个女仙君现在无微不至的柔情和照顾。

????“那个女人为什么会一个月流一次血?”月裳小脸红彤彤地,显现出了从未有过的色彩,嘴上却突然开口问道。

????呃……李成柱的表情僵硬在脸上,他突然发现忽略了一件事,修仙之人的女子中是没有那种一月一次的例假来着。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