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叹息琴-仙界修仙 5码三期怎么倍投

仙界修仙

第二十章 叹息琴

莫默2017-12-3 15:10:13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武仓御在空中,手持仙剑,怒视着自己的模样,李大老板冷冷地笑了。

????天空中依然有许多御剑而立的三派弟子,瞪着眼睛朝底下观望着。那眼神中依然残留着刚才的震撼之色,却抱着对自己门主阁主的莫大期望。

????“我只说最后一次,卸下你们的飞剑,然后滚出幻剑宗五十里之外。”这帮人明摆着欺负到了师门的头上,李成柱如何不气愤?

????想起这个狠人刚才一斧一刀杀出了的几条血路,所有的三派弟子心里顿时有了一丝凉意,胆小的人扭头看看四周,悄悄地从空中降落了下来,不着痕迹地将仙剑收回戒指着。

????他们知道,眼前这个猛人不是自己同门派的师兄弟们,那蹦出嘴里的话也不止说说玩玩那么简单,而是真枪实弹的干出来的。

????齐正道原本瞬移之后就立在地面之上,此刻居然也忍不住呼出了一口气,有点幸灾乐祸地望着停在半空中的武仓。

????武门门主仰天一阵长笑,有模有样地抖了一下仙剑,对着李成柱道:“小子,别说那些没用的,有本事手底下见真章。”

????李大老板的嘴角扯动了一下,笑得有些狰狞。

????一直安稳地呆在他肩膀上的小东西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安的气息,刚刚睁开眼皮子,就发现一张大手将它整个拿起。

????“吱吱。”如同耗子被猫抓到一般,小东西惨烈地呼叫了两声。

????随后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小东西如同一只肉饼似的被李大老板狠狠地抛了出去。

????目标正对着武仓。

????罗思海一瞬间将灵气运于眼上,他想看明白,这只寻宝鼠到底是怎么发出紫玄天火的。

????犹如一杆红色的标枪,火红的直线带着小东西惊骇的叫声,从李成柱身前一直延伸到武仓的面门前。

????武门门主冷冷一笑,仙剑暴出一点灵光,剑尖直朝那团肥肉捅去。

????要你嚣张,要你嚣张,所有的三派弟子忍不住喜色布于脸上,他们已经看到了仙剑的剑尖插进了那火红的躯体中。

????但是让他们诧异的是,想象中的血花并没有激散出来。

????弟子们期待在面上扳回一局的场面也没有出现。

????而武仓却更加惊骇地发现,自己的仙剑捅进去的居然只是一道火红的残影。与此同时,武仓只觉得胸口被某件东西一撞,登时一阵瘙痒传来。

????武仓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没有看清楚那火红的肥肉是如何躲避掉他的攻击的。

????但是能移动到留下一道残影,武仓相信,这种速度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

????这个小东西很危险,武仓的心底刚刚蹦出这个念头便悲哀地发现,一股强大到恐怖的灵压已经将自己全身罩住了。

????浑身上下直感到一道道冷气朝身体上袭来。

????齐正道的眼皮子在跳,他从未想过,短短一年多时间不见,眼前这个小子的修为竟然增进如斯。

????三百六十把五彩十色的仙剑,晃得所有人眼花缭乱,那从仙剑上发射出来的绚丽光芒此刻却散发着强烈的杀气。

????无比绚丽的攻击,李成柱已经瞬移到了武仓的身后,瞬间召唤出了九天大罗鼎,三百六十把幻化出的仙剑将武仓包围得结结实实。

????武仓的眼中骇意满布,想也不想地就准备瞬移开去。

????但是武门门主无比悲哀地发现,自己周边的灵气已经被打乱了,刚刚强行聚集好灵气。一记无比猛烈的攻击已经狠狠地击打他的后脑勺上。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句咬牙切齿的话:“给老子下去。”

????“砰!”所有看到此景的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脑门一阵眩晕,眼前仿佛也蹦出了无数的星星。

????李大老板运足了灵气的脚尖已经印在了武仓的脑袋上,带着一股空气泛出的涟漪,武仓就如同折了翅膀的大鸟一般,打着旋从空中直朝地面上掉落而去。

????“飕飕~~”无数道风声紧随着武仓的身躯,那三百多把仙剑的剑尖直直地指着武仓那不算太宽广的身躯。

????李大老板憋屈的很,自从一年之年收服宛月开始,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如此的没用。

????从异次元时间结界中走出来之后,这种感觉便更加地强烈了。

????自己的保镖一个个都是金仙,大罗金仙,而自己却因为莫邪的关系一直得不到晋升的机会。

????处理仙界三大势力的搔扰,靠得是自己的保镖和火凤凰,而自己,根本没出任何力气。

????李成柱突然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没用。

????但是此刻,李大老板才知道,即使一块卫生巾也是有它的用处的。

????感动啊,李成柱热泪盈眶。

????仿佛是在发泄着这段时间的郁闷似的,李成柱紧紧地跟随着武仓往下落去的身躯,一脚比一脚踹得凶猛,两只大脚转着角度地轮着,全朝武仓的脑袋上踢去。

????跟仙人比,李成柱确实没有炫耀的资本。

????但是跟修仙者比,李成柱相信,整个仙界也没有比他厉害的人存在了。

????且不论自己身体内那澎湃庞大的灵气强度和储藏量,单单因为莫邪的关系,自己在异次元时间结界内淬炼了近千年的灵气密度就差不多已经稠密到了快凝结的状态。

????小小一个大乘期后期的修仙者,李成柱觉得自己一只手都可以捏死他。

????“砰砰砰!”武仓连张口惨呼的时间都没有,一张老脸已经疼痛的扭曲起来,大嘴紧紧地张起,双眼直翻着。

????齐正道裂着嘴巴为自己的盟友感到疼痛,他清楚地看到,几颗大牙从武仓的嘴中带着一股鲜血喷了出来,划着优美的弧线,还未落地便被那狂暴的灵气绞得粉碎。

????“吧唧。”武仓终于着地了,地面上升起一团灰尘。灰尘中闪现出无数的五彩之色。

????“呲呲”的轻响,所有的三派弟子浑身打了个冷颤,这种轻响他们很熟悉,是仙剑插入肉身的声音,那种金属和血肉摩擦的响声,此刻在他们耳中听起来却是如此的恐怖阴森。

????尘土散去,李大老板一脚踩在武仓的脸上,扭头抬眼望着天空中呆住的三派弟子,一脸的狠辣。

????三百多把仙剑已经牢牢地将武仓的四肢定在地面之上,远远望去,李大老板脚下的如同一只带刺的刺猬。

????鲜血染红着土地,武仓手中的仙剑已经不知所踪,那召唤出来的法宝因为主人受到猛烈的攻击也已经自主地回到了主人的体内。

????只有那被仙剑插穿的大动脉滋滋地往外喷着鲜血,犹如一口口血红的喷井。

????这次不用李成柱再说什么了,天上呆住的修仙者在李大老板那骇人的目光注视下赶紧瑟瑟发抖地从空中飘落而下,急忙将飞剑法宝收进了戒指中,眨巴着一双双无辜的眼睛。

????刘大块头抗着大斧头兴奋地冲到仙长的面前,望着武仓那被踢成猪头一块紫一块青的老脸,使劲地憋着笑。

????狠!罗思海给李成柱下了这个结论,以他的实力,对这个修仙者,根本不用耍什么花招都可以赢,但是此刻,他却将这个不听话的修仙者折磨得如此惨状,实在是狠。

????李大老板伸出拔出插进了武仓体内的一把仙剑,瞬间又带出一股鲜血,抬起大脚用手拍了拍有些开裂的鞋子,望了望宛月说道:“月月,等下给我炼个寒铁鞋。”

????武仓的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了一下,流进鲜血的眼睛望着李成柱,无比的恐惧。

????宛月一阵瀑布汗,她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这个主人凶狠起来的时候简直不象人。

????刘大块头在一旁咂巴着嘴道:“要是在鞋尖上炼几个放血槽,那就更过瘾了。”

????三派弟子齐齐地往后退了一步,就连齐正道也不例外。

????齐大阁主吞了口唾沫,他已经有点坚定刚才那闪人的想法了。

????李大老板眉头一挑,赞美地拍了拍刘三彪子的肩膀:“这个主意好。”

????刘大块头依然不满足地提着自己的意见:“放血槽不能装的太长,也不能太短,长了容易死人,短了放不了多少血,仙长,你说这么长是不是差不多了?”刘三彪子没有人姓地给李大老板提着自己的中肯的意见。

????听着这两人的对话,原本兴奋无比的江自印突然为武仓感到了悲哀,不人道啊,太不人道了。落在这两人手中,还不如被天使军团俘虏过去,被无数天使鸡歼来的爽快。

????李大老板拍拍刘大块头的肩膀,这小子甚得我心啊。转头看了一眼已经毫无斗志的武仓,冷冷一笑,“武门主,你说我是慢慢折磨你好,还是直接废掉你的元婴好?”

????武仓的额头上裂开了一道大口子,鲜血已经流进了眼睛,他现在看到自己面前的人都是红色的,狰狞恐怖。再听到如此惨无人道的话,浑身立刻颤抖了起来,牵动那仙剑插进去的伤口,裂着嘴呻吟了一声。

????李大老板扭过头来望着那无数的修仙者,淡淡地说道:“立刻退出幻剑宗五十里范围外,否则就跟他一个下场。”

????右手反握着仙剑,李成柱左手抚上了武仓的胸口,叉开五指,满脸严肃,仔细地摁了摁,仿佛在寻找心脏的位置,良久才点点头,在武仓满是惧意的眼神中狠狠地将仙剑往下插去。

????不出意外,武仓这具肉身怕是废了,被仙剑直接插入心脏,就算是仙帝,肉身也不可能再用。严重的话,还可能影响到元婴。

????“咚!”一声,似撩拨,似叹息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李大老板只觉得心头一酸,往下插去的大手一阵颤抖,再也插不下去了。

????那无数让人心酸的回忆就如同涨潮的潮水一般蜂拥而来,李大老板顿时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

????在地球上做记者的种种辛酸和艰辛,为拍到一两张好照片跟狙击手似的埋伏了几天几夜,啃得是干面包,喝得是凉白水。在仙界中被古玲珑蹂躏的那一个月的情景也慢慢地浮现了上来。

????“叮叮叮!”一声声的清脆之声,就仿佛一个深居闺阁的怨妇在叹息,象是妻子守望上战场的丈夫归来却失望的叹息,象是母亲盼着外出求学的孩子回家失望的叹息。

????种种复杂难明的情绪瞬间盘绕住了李成柱的心神。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这种伤痛之中,除去李成柱带来的几个实力强横的人物。

????齐正道想起自己儿子的惨状,甚至流下一滴咸咸的眼泪。

????九天大罗鼎幻化出的几百把仙剑一阵激烈的涌动,瞬间消失不见,李大老板的情绪在波动,再也不能维持住九天大罗鼎的运转。

????浑身一轻的武仓赶紧强忍着疼痛一个瞬移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大坑和满坑血红的土地。

????待看到眼前的血人不见的时候,李成柱才突然回过神来。

????精神攻击?什么法宝?李大老板扭转头朝声音来源之处看去,同时默运起灵气守护住自己的元神。

????刘大块头也正在扭着头寻找声音,对他来说,这种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

????“梵音谷的叹息琴!”宛月的声音传入了李大老板的耳朵。

????居然是修仙界鼎鼎大名的元神类攻击法宝叹息琴?李成柱的脸上顿时涌起了一片炙热。

????元神类攻击法宝,当初自己听某人说过这样的事情,修仙界中有合欢宗的合欢铃,梵音谷的叹息琴。另外还有迷情仙君的长生箫。

????元神类攻击法宝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品阶并不是左右法宝威力的标准,可以说,实力强大的人拿着这种法宝,发挥出来的威力就大。

????象是合欢宗的合欢铃,虽然是四品仙器,但是价值上绝对可以媲美一件八品阶的直接攻击仙器了。

????透过重重人群叠嶂,李大老板看到了一袭白衣,袭地而坐,一个青纱蒙面的女子面前摆着一个造型古朴的青铜古琴,那芊芊玉指正一次次地撩拨着琴弦。

????这就是梵音谷主?李成柱一双老眼瞪着牛大,想透过青纱看到这女人的真面目。

????元神类攻击法宝都有一个弊端,实力若是虏驾不了法宝的话,那它发出的攻击绝对是无差别攻击。

????现在看看周围这些修仙者一副沉迷自己心神的模样,李成柱就知道这个梵音谷主和自己一样是个半调子,根本不能虏驾叹息琴。

????自己当初就是因为虏驾不了合欢铃,所以才在合欢宗内闹了一次搔动。

????但是这小妞敢从自己手上救人,让李成柱顿时感到很没有面子。

????李大老板随手一翻,一个小巧的铃铛瞬间出现在手上,扣住那红色的系带,李成柱确保自己不会被合欢铃影响,运足灵气嘴角上挂着一抹银笑,叮当地敲响着合欢玲。

????李成柱在这一瞬间仿佛看到梵音谷主脸上那副精彩至及的表情。

????只要你不是处女,我看你怎么抵挡这银靡的铃声。

????“咚咚!”叹息琴的声音一声沉似一声,一次次地撩拨起众人心底的往事。

????“叮叮!”李成柱摇晃着合欢铃一步步地朝梵音谷主走去。

????丫头片子,你不可能抱着这么大个琴走路吧?李大老板得意极了。

????哀伤和欲望交织,悲痛和本能共涌,三派弟子脸上表情古怪的很,一会哭丧个脸,一会银光满布,扭捏做态。

????宛月红着小脸呸了一声,对合欢宗这个法宝的威名,她是早就听说过的,这次要不是她的实力远高于自己的主人,怕是也要着了道。

????随着步伐的逼近和琴铃声音的急促,李成柱清楚地看到梵音谷主拔高的胸脯涌动得已经越来越厉害了。

????三派弟子现在更是不济事,若不是有叹息琴压着,恐怕他们早就集体靡乱了。

????李成柱的修为虽然只有大乘后期,但是灵气的密结却不是一个大乘后期的修仙者所能拥有的。

????梵音谷主波涛一般涌动的胸脯在李成柱那银荡眼神的注视下有些僵硬了,梵音谷主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那舰艇起来的一两粒摩擦着衣服时带来的快感。

????琴声越来越不济,已经显得有些乱无章法了,而铃声却依然那么的铿锵有力,节奏鲜明,一次次地挑拨着众人埋藏在心底的欲望。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