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 重伤,大大的重伤-仙界修仙 5码三期怎么倍投

仙界修仙

第一百一十九章 重伤,大大的重伤

莫默2017-12-3 15:8:45Ctrl+D 收藏本站

????李成柱觉得自己比猪头还要猪头。

????没有将发情的宛月当成囊中之物,不代表李成柱没想过。

????李大老板比谁都想的透彻。

????宛月长得又不丑,尤其是她噙着眉头薄怒的模样,惹得李成柱老想去气气她。要不是先前大家有怨在先,李成柱甚至想跟她交个朋友,然后慢慢发展。

????但是这样一个女人的实力太强。只能看不能碰。

????以合欢宗的合修功法来说,若是将宛月给什么了,那带给李成柱的那种灵力冲击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李大老板的修为一路暴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外界强行叠加而成的。

????破了处女的那层膜,还有收取妖奴,单单这两方面的因素就让李成柱的修为一直高畅,毫不停歇,呈现大跃进的状态。

????若是真在这里将宛月给喀嚓了,李成柱猜想自己的修为绝对会达到成仙的水平。

????五年的时间,从一个毫无根基的凡人,达到成仙的标准,这根本就是一个奇迹,而李成柱也能满足这个奇迹的要求。

????但是李大老板不敢,天知道修为进展的太快会不会走火入魔。

????对于上次圣母老奶奶灌输给水如烟修为而让自己受益又受苦一事,李成柱记忆犹新。

????所以李成柱才怂恿美女师叔祖上前去给宛月解决一下。

????但是贪婪的个姓还是让李大老板中招了。

????在收取宛月当妖奴之后,那强横的三魂七魄的印记上散发出霸道的灵气,冲击着李成柱的元婴紫府。

????小巧的元婴和元婴内秦素戈及水如烟的印记一察觉不妥,立马迎起反抗,想阻止敌方的鸠占鹊巢。

????李大老板的元婴联合着两位夫人的印记和宛月的印记打起了拉锯战。

????元婴开始晃动了起来。连带着站在莫邪剑上的李成柱的肉身也摇摇欲坠,幸亏莫邪有自主的意识,左右摇晃着稳定住主人的身躯,这才避免了李成柱摔下去的尴尬。

????小东西装成一副可爱的模样骗过宛月之后不知躲去了哪里,此刻一路尾随着李成柱吱吱飞来,肥胖的身子不断扭动,仿佛很受伤的模样。

????寻到一处僻静之地,李成柱迫不及待地卸下莫邪剑,盘膝席地而做,闭上双眼,紧紧掐了一个守护心神的灵决,全力控制着自己的元婴。

????宛月所带来的能量实在太大了,大到李成柱压根不敢想象。

????如果说修仙之人的修为是一碗水,那宛月的修为就是一条河。

????放之不理的话,这条大河绝对可以将李成柱这碗水吞噬,到时候,李成柱和宛月的主奴关系绝对要倒转个。

????娘的,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李成柱心中叫苦连连。

????谁能想到妖奴之契还会发生这样的异常情况?

????妖奴之契的使用条件就是施术者要比被施术者的修为高上许多,这才能抓出对方的三魂七魄的印记,创造出妖奴之契这个法术的妖仙估计也没想到,居然有一天,有个修仙之人会拿这个法术对着一个金仙使用,而且居然还成功了。

????若是让那妖仙知道了,估计会从地底里跳出来对着李大老板三跪九扣高呼师傅了。

????李成柱虽然不太明白事情的所有的后果和解决方法,但是自身的危机和情势还是能体会到的。

????宛月的三魂七魄的印记已经开始在慢慢地往自己的元婴中挤兑。若不是有秦素戈和水如烟两人印记的帮忙,单靠李成柱一人实在是吃不消。饶是如此,李成柱内心中也痛苦不堪。

????等到宛月的印记全部钻入自己的元婴替换掉自己的印记之后,那时候自己就得听命于宛月了。

????情急之下,李成柱不得不改变自己的初衷,开始疯狂地吸收宛月的印记带来的能量。

????只有将这些能量吸收到不足以威胁自己的程度,宛月这个金仙的印记才不会对自己有威胁。

????但是这样做起来后果同样是严重的。

????谁知道吸收了能量之后自己会不会成仙?李成柱现在的修为已经是大乘前期了。以宛月现在的水平来看,让他连蹦两级达到成仙的标准也不奇怪。

????而且,修仙之人普遍的常识就是大乘期是成仙之前的铺路石,能在大乘期吸收到更多更好的灵气,成仙之后才能成为更高等的仙人,所以修仙之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急着成仙的。

????李成柱进入大乘期没多久,整曰压根就没修炼过,更别提吸收什么灵气了。

????若是现在因为吸收了宛月带来的能量而成仙,一来,大乘期这段时间的根基被固定了下来,成仙之后没有什么发展的潜力,二来,宛月的能量始终是宛月的,并不是李成柱自身的,虽然可以转化一些,也可以调来利用,但是总比不上自己从外界吸收来的好。

????这完全就是家花不如野花香的逆推。修仙之人,自身的灵气才是最重要的。其他所有被外界强行加来的灵气通通是水货,就算是仙帝注入的,那也不能和自己修炼得到的灵气相比。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李成柱虽然不懂这些道理,但是深深知道欲速则不达。

????以七师叔那样的天纵之姿,也才用了百年才到大乘期,后来更是成不了仙。现在轮到自己摊上这码事,再加上师傅曾经嘱咐过,修行一定要稳定平缓,李成柱如何能不着急?

????全力压制着宛月带来的能量,李成柱逼不得已开始吸收然后压缩。

????即使如此,灵气流过来的速度也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李大老板觉得自己的灵气象是一颗颗小豌豆,而宛月的印记流过来的灵气完全就是大西瓜,质量上就不在一个档次,而且数量还庞大的离谱。

????“噶嘣”心灵上的一声脆响,将李成柱惊得一身冷汗。

????元神透视之下,紫府内一阵异彩流光篡动,元婴的小嘴微张,显露出舒爽至及的状态。连带着李成柱的肉身也发出了白亮的光芒,将被玄疾天火烧黑的密林照了个通透。

????李大老板额头上冒着冷汗,完全没有一丝喜悦之情。

????娘的,真的就这样突破了。

????平常修仙之人,即使资质再好,再勤奋,从大乘前期修炼到大乘中期,少说也要个百年时间,哪能象李成柱这样,几个月时间就突破?

????放在别人头上八辈子也摊不到的事情,李成柱现在却感到无比的恐慌。

????因为突破到大乘中期之后,自身的元婴竟然悄悄地移了位,仿佛要从紫府中跳出一般。

????到了大乘中期,体内的经脉再次被扩大,原本阻塞的通道一瞬间畅通了起来,宛月厚积的能量再一次汹涌钻入。一寸寸快速地改造着李成柱新好的经脉,填充着他本来就饱满的身体。

????李成柱觉得自己现在就象是一个充满了气的热气球,无奈那个勤劳工作的充气机依然在快速地转动着,现在随便拿根针戳一下,都可以将自己引暴。

????七经八脉全开,连带着全身的穴位都被灵气暴满的灵气冲开了。李成柱的一身衣物被强劲的气压给吹的鼓胀了起来,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漏风之声从李成柱的穴位中传来,灵气的泄露夹带着血雾。不一会,李大老板所坐之处便成了红色的一团。那些被鼓胀出来的血雾让灵气流一吹,打着转旋转在李成柱的周围。让他看起来恐怖至及。

????李大老板感觉到噬心般的疼痛从丹田处传来,元婴的移动并没有停止。

????元婴是修仙之人的命根所在,若非受了重伤是不可能移位的。现在在宛月带来的强横能量下居然移到了肚脐的上方,李大老板感觉肚子处一阵鼓胀,难受至及。

????根基不稳!李成柱瞬间想到了师傅当初跟自己所说的话。

????造成这样情况的原因只能说明自己的根基实在太不稳了。

????《聚灵典藏》原本就是的最大程度地吸收周身的灵气,后来李成柱更是奇遇不断,再加上合欢宗的合修功法,直接让李成柱修为的提升速度达到了恐怖的程度。

????红蕴仙丹!李成柱无比怀恋祖师给自己的三颗救命仙丹。可惜已经没了,当初为了救古玲珑全部塞到她嘴中去了。

????现在只能用红蕴仙丹来强行压制住自己的修为,让修为丧失一段时间,才能让元婴的移动停止下来。

????李大老板的眼眶湿润了。难道今天真的要暴在这里不成?

????红颜祸水啊,李成柱心中将宛月骂了个狗血淋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实在是自己自找苦吃。

????“嘶嘶”灵气的泄露之声响在李成柱的耳边,恐怖的很。

????小东西两只绿豆大的眼睛盯着主人不放,露出担忧的神色。

????“吱吱”两声,小东西一个窜步来到李成柱的身前,堪堪抵挡住灵气的冲击,耸动着小鼻子,然后紧贴在李成柱的身上,小嘴一张一合,将李成柱身上的灵气吸进嘴巴中。

????“咕咚咕咚”宛若老牛饮水一般,小东西看不清的喉咙处一上一下吞噬着灵气。

????李成柱眉头一皱,然后艰难地睁开老眼,正看到小东西心急救主在帮自己分担一些多余的灵气的场景。

????李大老板苦笑一声,即使小东西的胃口再大,也不可能将自己身体内那么多灵气全部吸收干净的。

????如同自己想象的那般,片刻之后,即使以小东西大胃王的称号也经受不起宛月那种恐怖的能量的冲击。

????小东西肥硕的身躯更见臃肿,肚子处更是涨起跟怀了一窝小老鼠似的,没毛的小脸上憋的通红。“扑通”一声,小东西仰天跌倒在地,四肢抽动,俨然一副吃撑的模样,再也爬不起来。

????李大老板懊恼地撇撇嘴,吸收不了这么多灵气难道还不知道发泄出去吗?

????笨死了,李成柱恨不得煽自己两大耳光。

????小东西的做法给李成柱点然了一盏灯,一盏希望之灯,只要将身体内那些澎湃的灵气发泄出去,自己的安危就可以无虞了。

????元婴处传来的疼痛让李大老板龇牙咧嘴,模样诡异。

????忍着疼痛思考着什么样的法术最耗费灵气。思来想去,时间上都来不及了。要耗费海量的灵气,无疑是布下庞大的阵法。

????但是痛入元神的苦楚让李成柱根本动弹不得,还谈什么布阵?

????李成柱现在完全可以再吸收灵气,让自己冲入大乘后期,直逼成仙之道。但是他不敢,根基不稳已经让自己受了太多的苦了,若是再强行吸收灵气,元婴说不定真的会跳出来,那时候,自己就死定了。而且现在还有宛月的印记在那打着争夺战,虽然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小,但是总是要分出李成柱的一份心思去对付它。

????“吸灵阵”,这个阵法的名字在李成柱的脑海中一闪,李成柱微眯的双眼登时雪亮了起来。

????七师叔在那个土坡上给自己卜的那一褂,奇遇应验了,找到了两只火凤凰的尸体和一只凤凰蛋,血光之灾应验了,被宛月捅了个对穿,祸起东南应验了,这里不就是在幻剑宗的东南方吗?

????李成柱现在对七师叔的话已经是无比的坚信了。

????快速地从戒指中掏出焚天狼交给自己的痰盂。李成柱望着这貌不出众的痰盂苦笑了起来。

????七师叔果然预料到了所有的事情。

????这个痰盂就是现在能救自己命的东西。

????李成柱现在终于知道这个痰盂除了刻画了一个吸灵阵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的原因了。因为它根本什么用都没有,唯一的作用就是吸收过多的灵气,吸收再吸收!

????强忍着疼痛,李成柱双手异常严肃地捧着这个痰盂,然后运起心神,将自身的灵气夹带着宛月带来的能量往里注去。

????痰盂不足脸面的大小,但是容量却是异常地庞大。

????加上吸灵阵的作用,灵气的注入快速异常。

????李成柱感到身体内一股股被抽出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心里有点发凉。这就象是割脉自杀感觉着血液从手腕处流出的感觉,很阴森。

????不多时,痰盂底部竟然积攒了少量的液体。

????李大老板骇然了,能将灵气液体话,这实在不是一个吸灵阵可以做的出来的效果。难道是这痰盂材料的问题?

????莫邪剑就是靠它的材料才能这么瞩目,这个痰盂该不会也是靠材料将庞大的灵气给液体化了吧?

????这实在太匪夷所思。李成柱望着痰盂内慢慢积攒而多的液体灵气目瞪口呆起来,连元婴处的疼痛都忘记了。

????灵气在注入,李成柱已经感觉不到危险了。

????当痰盂里的液体到达了平口的时候,身体内的灵气已经不再往里流动。李成柱默默地动了一下身体,除了无比的疼痛外,还有无比的空虚。身上竟然一点灵气的感觉到没有。

????李成柱咕咚吞了口口水,这下玩大了吧?

????痰盂该不会连老子本身的灵气都给吸光了?

????看着那满满一痰盂的液体灵气,李成柱突然感觉很有这个可能姓。

????或者说这一切都是七师叔策划好的?

????我曰。李成柱猛地站起身来,元婴处一阵无比剧烈的疼痛让他弯下了腰。

????“你给我出来。”李大老板泪眼婆娑,摇晃着痰盂想把灵气倒进自己的身体内。无奈那些液体的灵气仿佛被凝固在痰盂内一般,无论李成柱如何摇晃倒转,始终不露一点出现。

????没有灵气还混个屁啊?李成柱抹一把眼角的湿润,委屈极了。

????美女师叔祖百无聊奈地坐在地上,眼前宛月两眼无神地盯着她,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银糜的气息,让吴芮感觉异常难堪。

????刚才在帮她解决了问题之后,宛月居然就转醒了,自己还没来得及抽回小手就被她抓个正着。

????美女师叔祖悄悄将手指上的黏液擦拭干净,语气很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在救你。”心中呼喊着:“柱子,你快回来解释吧。老娘不行了。”

????“不管是什么。你摸了我。”宛月的脸上红晕未消,还混杂着泥土,一头秀发稍微有些凌乱,显得饱受欺辱的柔弱模样。

????“我说了啊,你中了银仙散,不那样做的话你就会暴体而亡的,我是在救你。”美女师叔祖脸上难堪及了,做什么也比不上摸着人家的私处被当场抓住这样难为情。

????宛月凄凉一笑,伸伸缕了缕头上秀发,叹口气盯着吴芮:“我不知道该恨你还是什么,若是现在能杀了你,我会杀了你!但是我的内心却不愿意这样做。你明白吗?”

????吴芮紧张地吞了吞口水,自己竟然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丝丝情愫的存在。这种眼神自己只有在盯着徒孙的时候才有,所以吴芮清楚地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吴芮机械地摇了摇脑袋,宛月的小脸一红,低下头语气微弱地说着:“我的内心现在变得很奇怪,但是我知道,我不会杀你。所以,以后你到哪里,我就跟着你到哪。”说出最后一句,宛月已经无比的害羞,跟个小姑娘似的。

????美女师叔祖尴尬地定格在那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耳边几声簇簇的响声,吴芮转过头来,正看到李成柱无比狼狈地从远处蹒跚着脚步走了过来。

????象发现救星似的,美女师叔祖一个雀跃冲向徒孙:“柱子,你回来的正好,你跟她解释下,我刚才在干什么。”

????李成柱的表情居丧到极点,听到美女师叔祖的话,没好气的答道:“还能干什么,不是在安慰她吗?”反正宛月现在是自己的人了,还有什么不能告诉她的?现在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让李成柱皱下眉毛,他娘的,灵气完全动用不了,一运气元婴就无比疼痛。刚才那段路还是自己跋山涉水徒步走回来的。

????伸手将翻着白眼撑住的小东西摔到地上,小东西象个皮球似的滚了几滚,刚好滚到宛月的脚下。

????宛月微微一笑,轻轻抓起小东西,将它捧在怀抱中,仿佛抓到一个可以慰籍自己的东西。

????“不是这个。”美女师叔祖差点急哭了,“她不是中了银仙散吗?我是在救人!救人!”

????“是救人!”李成柱烦躁地回答了一句,这不都是一回事吗?

????“但是她现在……她现在……”美女师叔祖如何对徒孙启齿那样的事情?

????“她现在怎么了?很乖嘛。”妈的,中了妖奴之契,能不乖吗?

????“哎!”吴芮狠狠一跺脚,气愤地转过身,对着宛月说道:“此间事已了,我们走了,你多保重。”

????“你,过来,载着我飞!”李成柱毫不客气地对着宛月挥挥手。

????在美女师叔祖目瞪口呆之下,强悍的宛月居然不发一言地走到徒孙的面前,听话地抛出仙剑。

????“这是……怎么回事?”美女师叔祖突然感觉这一切象是在做梦,太不实际了。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宛月冷眼看着李成柱,“我恨他,但是我却不得不听他的话。我想,这一切都跟他在我体内下的一层禁制有关系。”

????“哼哼。”李成柱不爽地喷着热气,扭头看了一眼美女师叔祖,“你信不信我现在让她脱了衣服,她也会照办?”

????宛月冷冰冰的脸色有些骇然的变化,美女师叔祖急的连挥小手:“别,千万别。”随后奇怪地看了一眼李成柱:“你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好象受了重伤一样憔悴?”

????“重伤,大大的重伤!”李成柱吐沫星子乱飞,仇视着宛月,要不是这个小娘们追着自己,自己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宛月嘲讽地一笑:“根基不稳,元婴移位,你连灵气都动用不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