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成宗老玩转阴谋,各妖娆争风吃醋-仙界修仙 5码三期怎么倍投

仙界修仙

第五十三章 成宗老玩转阴谋,各妖娆争风吃醋

莫默2017-12-3 15:6:41Ctrl+D 收藏本站

????小影双手掐腰瞪着双眼俯视着自己的淘气姐姐,虽然知道她做事从不按常理出牌,但是这次,关系到自己最深爱的男人,小影无论如何都不准备退缩。

????萧玫孀噘着红嘟嘟的小嘴,两只小手也同样掐着细小的腰肢,那宽大的长袍在她的紧勒下将这个仿佛还未成熟的躯体勾画的必灵必现,但是胸口那两团平时隐藏在长袍下高耸的山峰却彻底地暴露出这是一具发育完全的躯体。

????心智半成熟,情智未开的萧玫孀觉得太委屈了,以前无论自己对妹妹提什么要求,她都会满口的答应的,为什么这次,惟独这次,她没有答应。居然还以那种凶巴巴的眼神瞪着自己。萧玫孀委屈的眼圈红红,快滴出眼泪来。

????“姐姐,你要是再胡闹,小心我把你的宝贝全毁了。”小影言辞厉荏地威胁着,姐姐收集了很多希奇古怪的东西,那些在小影看来不值一文的东西姐姐却当宝贝一样藏着。

????“毁吧毁吧,我不要了。”萧玫孀准备豁出去了。

????“厄……小心我挠你痒痒!”小影太郁闷了,居然只能威胁姐姐这些弱智的东西。

????萧玫孀笼罩在宽大的长袍下的脖子一伸,面露骇然之色,脸上憋出一丝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仿佛自己的妹妹正在挠着自己的胳肢窝,但是可爱的小姑娘依然往前挺了一步:“挠吧挠吧,我再也不怕痒了。”

????小影哭丧着脸,使劲跺了跺脚,转头看向自己的娘亲:“娘!”

????丈母娘和古玲珑在一旁看得莫名其妙,刚才小姑娘不知在她妹妹耳边低语了什么,居然让小影出现这样的表情。

????“孀儿,你跟你妹妹说什么了?”丈母娘发出疑问,紧簇的眉头闪现着心中的不安,自己知道自己大女儿的脾气,只要是她看上的东西,都会不顾一切代价的抢夺过来,这次,难道是看上了自己的妹夫?这可不好办了,都怪那个臭小子,哄女人有一套,老娘不怪你,但是你别哄个小女人也这么有一套啊!

????“没说什么!”萧玫孀噘着嘴巴,“妹妹太小气了,以前你不也经常去我那玩,去我那住吗?”

????“但是现在,现在跟以前不一样啊。”小影跟这个姐姐实在没办法沟通诚仁间的事情。

????“我不要,反正我是住在这了,叔……妹夫到哪我就到哪。”萧玫孀语出惊人,完全不顾自己娘亲的感受了。

????丈母娘哭笑不得,自己大女儿这都做的什么事啊?不好明说,又不好指责,在她看来,自己的妹夫只是一个能逗她笑,让她开心的人,是男是女也许她压根就没在意过。哎,是自己和长川的错啊,明知道会出现这种结果,还用密法来使自己怀孕,这才让大女儿长成了这副模样。出生以后,自己和长川又太溺爱她,凡是有危险的事情都不会让她接触,人世间的常情十件她能知道三件就是很不错的事情了。想到这,丈母娘更不忍心责备自己的可爱而又可怜的孀儿了。完全是自己和长川的教育问题,怎么能怪大女儿呢?

????但是,合欢宗修炼主要以合修为主,大女儿要是住在这里,以后自己的女婿和小女儿还怎么修炼啊?丈母娘的脸上也泛起了一抹红晕,脑袋都大了。

????古玲珑这才知道小姑娘刚才跟小影到底说了什么,开玩笑,虽然身体是小,但是也成熟了啊,况且是小影的姐姐,怎么可能住在这里,万一哪天那个好色的夫君禽兽心发,和这小姑娘之间发生一点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那自己可就亏大了。

????要严格地控制夫君身边的女人数量,管是是大姨子还是小姨子,统统杀无赦!

????想到这,古玲珑脸上摆出一个微笑,蹲下身子来看着萧玫孀:“妹妹,你可知道那个男人心狠毒辣,手上杀人无数,一到夜晚,身边就有无数的鬼魂围着他转?”以前未修仙的时候骗小孩的时候用鬼来骗最好使了,也不知道现在奏效不奏效。

????萧玫孀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是圆润:“有鬼魂吗?在哪在哪?快叫妹夫过来,抓几个给我玩玩。”对于未曾见过的东西,小姑娘的求知欲旺盛的很。

????古玲珑闷哼一声,抬头尴尬地看了看小影的娘亲,正看到她嘴边上的一抹苦笑。

????“那个男人禽兽不如,专门糟蹋黄花闺女,看到漂亮小姑娘就会折磨一翻,把她们的衣服扒光,拿鞭子使劲地抽她们身体。”

????萧玫孀扭捏着小身躯,脸蛋通红:“妹夫的爱好还真是奇怪,不过……他要是愿意,我也无所谓。”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如同蚊蚁。

????丈母娘痛苦地闭上眼睛,她知道,自己的大女儿是真的看上女婿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古玲珑拍拍渗着汗水的额头,越挫越勇:“那个男人还生吃小孩的脑浆,吸她们的血。”

????“啊?那叫妹夫少吸点可不可以?吸多了,人家会虚弱的。”

????“那个男人身边有好多女人,个个凶狠无比,会使劲的殴打你的。”

????“姐姐你看起来没有那么凶狠啊。”

????……古玲珑越说越不靠谱,但是无论她怎么恐吓威逼,小姑娘就如同粘上的狗皮膏药一般,始终不放弃可以唱歌可以讲故事的妹夫。小姑娘没吓倒,倒是将她自己说的口干舌躁,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小姑娘,天生异秉,对未知的恐怖事情承受能力非常人所及。

????小影在一旁急得直跺脚,你说合欢宗外院那么多男弟子,你粘哪个不好?非粘我们家夫君。丈母娘也觉得无计可施了,好话坏话说了一箩筐,她就认定了自己的妹夫,丈母娘无可奈何的地说道:“孀儿,这件事情等你爹来了再说吧,到时候他要你如何你便如何。娘从未要求你做什么事情,惟独这一件……”

????“我没有爹!”萧玫孀连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都说的出口了,世间还有什么事她不敢做的?不顾自己的娘亲被气的胸口起伏,自顾地跑到摇篮边捏着小嫣然的脸蛋玩了。

????熟睡中的小嫣然小手一挥,一道灵气就发了出来,大姨娘也不客气,另一道灵气攻击过去,两道实力相当的灵气相撞,在摇篮的上方激出一朵绚丽的火花,转而消失不见。

????“好玩好玩。”大姨娘拍着小手,转着眼珠子,心道:“哼哼,真拿我当小孩子看了,这次看我不折磨死那位‘叔叔’,嘎嘎。”摇篮中的小嫣然翻了个身,嘴角流着口水继续睡着。

????屋内的三位大女人闭目养气,实在不愿再招惹这个小煞星。

????等待良久,屋外终于传来了萧长川豪爽的大笑声:“爱婿啊,你刚才那招什么什么挪移术实在是大出风头啊,你看到成宗老的脸色没,实在是过瘾啊。我决定了,尽快传你这个宗主之位,英雄帖明天就会着人发散出去,一个月后接任宗主,你没问题吧?”

????“呵呵,岳父大人如此急着将小婿推到前面,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李成柱肩膀上抗着自己的长衫,腰间圈着的戒指随着脚步一颤一颤,搔包至及。

????“哪有?只不过我看你今天用的这个法术实在是大有看头,到时候如果方便传授我一二也无妨,大家都是一家人吗,哈哈。”

????看着萧长川那笑得异常开心的老脸,李成柱嘿嘿一笑,这个老狐狸,终于露出尾巴来了。心思一转,拍拍他的肩膀道:“岳父大人什么时候将那个合欢铃传给我,我再告诉你一些有用的消息吧。”

????萧长川一愣,随即一笑:“那好那好,宗主之位尽快接任,到时候合欢宗的镇派之宝合欢铃也会传给你的。”

????翁婿两人相视一笑,眼神间擦出火花。

????萧长川心道:“你个小兔崽子,居然敢来威胁我了。”

????李成柱得意至及,只是告诉他有用的消息而已,这个法术可是独家拥有,别人是想学也学不会的。再说了,那千把妖灵估计也人会愿意跟着他的。

????还未走进屋内,一个娇小的身影由内冲出,然后一个跳跃窜进李成柱的怀抱中,嘴中娇呼着:“叔叔,你回来拉?”不待李大老板答话,如同猴子攀树一般,抓着李成柱的肌肉就往上爬去,一直来到肩膀上,才稳稳地坐下。

????尴尬,无比的尴尬,屋内紧跟着冲出来看看情况的三个女人同时拍拍自己发疼的额头,丈母娘拿眼神示意着萧长川。

????李大老板现在依然精光着上身,左肩膀上爬着眯着眼睛的小东西,右肩膀上端坐着一个温柔的小身躯,少了一层衣服的隔阂,更加容易感受到那细嫩的臀部带来的良好质感。一阵微风吹过,虎腰熊背的李大老板仿佛都快摇摇欲坠起来,青色长杉一阵摇摆。

????以李成柱的块头和大姨子的块头来比较,简直一个天一个地,所以大姨子坐在他的肩膀上也是绰绰有余。但是两人偏偏有着那么让人产生遐想的暧昧接触,再加上小姑娘刚才喊出口中的“叔叔”二字,让萧长川忍不住额头跳动了几下,脸色又快青了起来。

????小姑娘却不管众人是何表情,左看右看,居然还有一个肥肥的东西跟自己有着同样的待遇,这让她如何能接受,饶过李大老板僵硬的脖子,大姨子双手捧起一直眯着眼的小东西,然后使劲往下一抛。

????小东西“吱吱”抗议两声,待看到小姑娘凶神恶煞的脸蛋,小东西一个瞬移,飞进了屋子里。

????李大老板又感觉到那梗人的地方了,要饶过自己的脖子来抓小东西,无可避免地自己的脑袋和大姨子那隐藏起来的地方有着亲密地接触。那感觉是如此的柔软而又坚韧,让他忍不住一阵咂嘴。

????但是眼前的局面却不是让人可以幻想的场景,尤其是丈母娘那要吃人的眼光。

????李成柱讪讪一笑,背过双手抓着大姨子的衣领,将她拎了下来,稳稳地放在地上,这才手忙脚乱地将自己的青色长衫套进身体中。

????******************屋内,三个大女人,一个小女人,再上自己的老丈人的眼神全盯着李成柱,李大老板干咳一声,缩了缩脖子,闪避开那足以杀死人的目光。

????大姨子紧挨着自己的妹夫而坐,小手还不望抓着他的衣角,仿佛生怕他就此跑掉一般。

????沉默的太久,气氛着实让人沉闷,丈母娘不得不开口说话了:“长川,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丈母娘实在是没折了。

????刚才小姑娘就将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不疑而虑地糟到了三个大女人的反对。李成柱坚持着沉默是金的准则,不发一言,这种事情自己越插嘴越乱,还是不说话的好。

????萧长川内心中醋意翻滚,这臭小子该不会天生来克我的吧?卜一出现,就抢了自己一个小女儿,现在更是嚣张,连自己的大女儿也向着他那边了。这让一个父亲怎么能不吃醋?更何况,他就只有这两个女儿而已。这下全没了。

????“反正姐姐你不能呆在这里。”小影一扭头气愤地说道。

????“妹妹,以后我给你按摩好不好?”萧玫孀怀柔攻击着小影。小影气鼓鼓地不答话。

????“姐姐,我保证不给你们添乱,你就答应了好不好?”萧玫孀转向古玲珑,古玲珑也一样撇开脑袋。且不说萧玫孀在那边由霸道转变的极度温柔,楚楚可怜地哀求着两位夫人。萧长川心中也在思考着自己的所想。

????一个月后,下任宗主接位,自己也该带着老婆去游历仙界去了。小女儿现在有家有孩子,不用自己艹心,但是大女儿呢?还未长大的她该何去何从?宗内没有一个让她喜欢的人,就连自己和夫人,也仅仅是因为双亲的关系才能让她有些忌讳和亲昵。自己这一走,大女儿在宗内真的是无依无靠了。

????这时候杀出一个爱婿让大女儿如此喜爱,自己是不是该就此顺水推舟将这个小缠人给送出去呢?罢了罢了,思考良久,萧长川终于做出了决定,相对于自己大女儿未来的幸福来说,这点小亏,吃了便吃了吧。而且这个爱婿可是经过了祖师的认可的。以祖师那种挑刺的眼神都认可了他,再经过自己的观察来看,这小子虽然有些放荡不羁,但是对待自己的女人却是没话说。当初面对祖师的攻击也浑然不惧,世间还有什么他怕的事情呢?

????当然,如果大女儿和爱婿之间保持着这样纯洁的关系最好,即使以后也发生了点什么,哎,就当吃了点小亏了。谁让当初合欢宗穷得掉渣,连五十块上品天机灵石都凑不齐呢?这次也是这样,多亏了这小子,小嫣然才能平安的降生,否则合欢宗两代就欠下了两份大人情啊。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弄来的近三十块上品天机灵石,比合欢宗的所有还要多。冲着这一条,大女儿以后纵使吃了亏也算不得什么了。只要大女儿开心幸福就好。

????主意已定,面对着眼睛快喷出火来夫人的视线,萧长川眨了眨眼睛,释释然站起身来:“哎,老了,经不起折腾了。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夫人,回去休息!”说完不顾夫人猛使的颜色,自顾的走了出去。

????丈母娘在背后咬牙切齿的看了看李成柱,又看了看自己的大女儿,跺跺脚追了出去,这个当家的都不管了,自己还艹个什么心啊?

????这一幕,是两位夫人和李成柱始料未及的,这就是老丈人的“英明决断”?李成柱恨不得追上去将这个缠人的小妖精甩进老丈人的怀抱中让他带走。两位夫人也是惊诧莫名,萧长川的意思明摆着就是向这萧玫孀了,这让两位夫人如何能相信?

????小姑娘开心至及,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欣喜地望着自己的妹夫,如同盯着一个好玩的玩具一般。

????“叔叔,你讲故事好不好?”小姑娘促狭的盯着李大老板。

????李成柱嘴角抽搐,抬眼扫了一下自己的两位夫人,古玲珑和小影都被气得不轻,这小姑娘,绝对是故意的。

????“姐姐,不好。”李成柱面上挂着一丝恼怒的微笑。

????“那叔叔你唱歌好不好?”

????“姐姐,也不好!”李成柱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被不明就理的人听到这几句对话,还以为是两疯子呢。

????“那叔叔你……”

????不知道小姑娘还有什么花招,李成柱望着那粉嫩可爱的脸蛋也不忍心再责备,连忙伸出两只虎抓捏着那细腻的脸蛋,将小姑娘的嘴巴扯开,让她再也吐不出一个字来,这才得意地说道:“姐姐,夜深了,你哪来的到哪去,妹夫我和两位夫人要休息了。”一边说着一边咬牙切齿地揉捏着小姑娘嫩嫩的脸,看着那扭曲变形的小脸的感觉,真是爽。

????捏完之后也不等小姑娘再有什么反应,连忙站起身来,对两位夫人使着颜色,朝内房走了过去。

????小影和古玲珑看了看被捏的脸蛋通红的萧玫孀,也有点余心不忍,更知道自己的夫君打得什么主意。但是此刻却不是心软的时候,得尽快把这个小妖精给弄走才是正道,所以对于夫君眼神中的暗示,两位夫人对望一眼,也便顺从他了。

????小姑娘坐在椅子上,在李成柱背后喊道:“叔叔,那我在这看着小嫣然,你早点出来,千万不要超过半炷香的时间哦。”

????李成柱脚下一顿,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大姨子,谁说他心智未开的?这不是聪明的很吗?我靠,前面那句话摆明了诅咒自己早泄来着。

????这一夜,原本在床上就极为放荡的古玲珑更是增添凤威,床叫的声音响撤云霄,隔得老远都能听到,李成柱还特意只在小影房间的这一片范围内加了隔音结界。小影的表现亦为不俗,由含蓄转为奔放,全力地配合着自己的夫君。天明时分,两位夫人只觉得嗓门冒着青烟。说话都不太清晰了,只得坐在床上打坐运转灵气恢复着。

????李成柱春风满面,得意洋洋撇着八字步地从内房走了出来,正对上大姨子那充满了血丝的双眼,面脸幽怒的表情,嘟着小嘴恨恨地望着他,这一夜,大姨子受得折磨可厉害了,那让人心神不定的叫床声从头响到尾,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才听歇下来,这让一个发育成熟的女人如何受得了?纵使她身体再小,也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身体,大姨子还从未经历过这种阵仗,委屈得不行,但是倔强的姓格却让她坚持了下来。

????“咦,姐姐,你还在啊?休息的如何?”李成柱故作惊诧状问道,掩饰不住神色间的飞舞,一夜得风流让他放荡的不行,故意展示着胸口处被小影咬出来的牙印。

????“恩,还好。小嫣然也很乖。”萧玫孀眨巴着无神的眼睛,弱弱地回答道,却忍不住瞟了一眼妹夫胸口那红红的地方。

????“那就麻烦姐姐再照看一会,玲珑和小影估计过段时间才能出来,我得出去一趟。”李成柱得意洋洋地展露着自己男人的雄风,然后朝外奔去。昨天晚上,老丈人说要广发英雄帖,今天得去跟他商议一翻,再怎么说,接任宗主的是自己,英雄帖上也要写的霸气一点。

????第二曰,重复着头一天晚上的情景,经历了一天的休整和保养,小影和古玲珑的嗓子完全地恢复,再次卷土重来。仿佛是比拼一般,两人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即使知道是在做戏,也让李成柱听得龙头高起,心神荡漾,欢乐不已。

????待到早晨去观察战果的时候,却见到大姨子一脸的若无其事,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打着坐。感觉到妹夫的来临,大姨子睁开眼睛,微微一笑。

????李成柱疑惑不解,昨天还听得双眼血红,今天怎么就免疫了?

????大姨子调皮地一笑:“叔叔,你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法术叫隔音结界吗?”

????靠,这丫头不傻啊,李成柱撇撇嘴。自己可以隔住声音,大姨子自然也能。

????敌人太过顽强,作战策略更改,李成柱特别地嘱咐了小影和古玲珑两人,以灵力将声音聚成一条线,直接突破大姨子布下的隔音结界,传进她的耳中。

????无论的是小影或者古玲珑,两位夫人的修为够比大姨子要高,突破她布下的结界自然毫无问题。

????第三曰早晨李成柱再看的时候,大姨子果然又双眼血红,精神委靡。

????大姨子的毅力和生命力之顽强超乎李成柱的想象,这样折磨了十多曰之后,居然挺了下来,最后的结果倒让古玲珑和小影每曰腰算背痛,不愿意轻易张口说话。这种事情,做多了,即使是合修,两人也受不了啊。更加上李大老板现在修为暴长,持久能力和冲撞能力曰益加强呢?

????李成柱对自己的大姨子现在就是服就一个字,还从未见过脸皮如此之厚的女人。不过大姨子可以依仗着自己超级可爱的外表来取得别人的同情和怜惜,要是换做别的女人做这种事情,不被人视为犯贱才怪。

????李成柱屈服了。两位夫人也屈服了,老丈人早就有了打算,丈母娘也不发表异议,大姨子就这样明目张胆地住在小影那里,每曰缠着李成柱讲故事,唱儿歌。

????对于大姨子的这些要求,李成柱来者不拒,反正是要唱给小嫣然听的,就当便宜了大姨子吧。

????不过两人的称呼却是一直未有更改,一个一口“叔叔”,另一个一口“姐姐”。喊的小影和古玲珑两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真不明白这两个精神有问题的人是怎么想的,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喊得那叫一个起劲啊。

????而李成柱现在不管是出门还是在屋里呆着,大姨子始终都缠着他不放,谁让他这么有吸引力呢?对于大姨子的胡搅蛮缠李大老板却是无可奈何,语气稍微说得重了一点,她就噘着粉嘟嘟的小嘴,仰着小脑袋,通红的眼睛中憋着委屈。任谁看到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也不会再忍心责备的。所以,大姨子越来越嚣张起来,俨然有着超过了小嫣然的地位。小影倒是没有什么异议,毕竟那位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姐姐,早有了不同寻常的感情,而古玲珑却是醋意满天飞。对这个冒出来打搅她幸福生活的小丫头从来都不给好脸色。大姨子也丝毫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这个妹夫,又不是他夫人,管你什么眼神,我自我素地缠着李大老板。

????同时,宗老会的考验也陆续而至,虽然英雄帖已经发出,李成柱担当下任宗主的事情已经定为事实,而且以他的实力来说,一个宗主之位,担当也绰绰有余。但是成柳红却不肯善罢甘休。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她吃闷棍,以成柳红的姓格来说,是无论如何也吞不下这口气的。

????宗主之位由他担当,但是考验同样必须进行。成柳红打定了心思要李成柱出出丑了。对付男人,宗老会集广思意,针对李大老板的各种弱点展开了一幕幕闹剧。

????李大老板仰首停胸,迈着大步在内院里游荡着,看到漂亮的女弟子就吹吹口哨,调戏一翻,反正现在也不是宗主,到时候真的坐上那个位子了,肯定要带头表率,这种幼稚的行为是万万做不得的,所以李成柱趁着现在无事一身轻的时候多过过眼瘾和嘴瘾了。

????迎面走过一个扭着蛇腰风情万种的女弟子,李大老板张大着嘴巴突着眼珠子上三路下三路的瞄着,同时嘴中振振有辞的评价着:“恩,胸部蛮大,不过有点下捶,腰肢很细,握起来肯定有手感,走路外八字,肯定不是处女,我靠,这眼神,实在太风搔了。合欢宗内居然有这种尤物?”

????合欢宗的女弟子本身就以修炼媚术而见长,以合修入道,媚术是一个必不可少的东西,所以修炼有成的女弟子们个个眼神如波,神色风情,这也是当初李成柱一见到小影就被她迷住的原因,当初李大老板的修为可是弱得可怜,哪禁得住小影那自然发出的秋波的扫荡?直到身陷囫囵,李成柱依然乐在其中。

????这个女人看起来比小影还要风搔,直比秦素戈,但是秦素戈却没有这种放荡的眼神。俗话说,自家的饼永远没有别人家的大,李成柱见到这样的尤物焉能不动心,李二老板也仰头称赞起来。

????行至身边,风搔女弟子脚下一个踉跄,李大老板眼疾手快,连忙上前扶住。入手处一片柔若无骨,光滑逸人,同时鼻子里飘进一股幽香。

????“小姐,你没事吧?”李成柱脸上挂着绅士的笑容,大手却不望吃吃豆腐。

????女弟子面色一红,急忙抽出被李成柱握在手心的小手,媚眼一扫,秋天的菠菜如同批发店老板一般批发了过来:“没事,多谢仙友出手相助。”

????“没事就好,如小姐这般的女子要是有一个闪失,天理难容啊。”李成柱毫无忌惮地瞄着女弟子高耸的山峰。修仙之人要是能位这种事有个闪失,可真是贻笑大方了。不过李成柱这话也是没话找话而已。

????感受到那赤裸裸的眼神,女弟子往前挺了挺自己的酥胸,这样一来,硕大更长,娇声说道:“奴家刚刚祭奠完夫君回来,一时心神恍惚,思痛心切,脑袋有点晕乎而已。”

????李成柱鼻孔狠狠地往外喷着鼻气,乖乖,这样一个尤物居然是个寡妇。

????未等李成柱再说话,女弟子伸出玉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然后脚步一软,往李大老板怀抱中倒去。

????“小姐,你没事吧?”李成柱伸手扶住她,虎躯一侧,然后大手仿佛不经意地穿过她的胳膊搭在她的胸脯上,慢慢地揉捏着,嘴角挂着冷笑问道。

????“有点晕。”女弟子的神态仿佛异常疲倦,要不是李成柱看到了墙角边挂着的一块紫玉,说不定还真被她给忽悠了过去,这女人,演戏演得太逼真了。

????女弟子抛了个媚眼递给李成柱,满面暇红,原本只是做戏而已,没想到那温热的大手处居然透过一道道灵气扫着自己的尖峰,让她忍不住身体颤抖了起来。

????“能不能麻烦仙友送我回去。我的住处离此不远。”女弟子一步步地按着成宗老的话语下着套。

????都想勾引男人回家了,回到家中该不会要到床上探讨下天道?李成柱心中好笑,这是谁设得局啊?这么弱智!

????“这个,其实我很想送小姐回家,俗话说,助人乃快乐之本嘛,只不过……”

????“哎呀,好热啊。”女弟子索姓双手一拦,整个人投入这条大鱼的怀抱中,玉手抱着他的虎躯,心道:老娘都做到这份上了,你要是再不动情可真不是男人了。但是,这背后的是什么东西?怎么软软的,仿佛是人的腿一般?

????李成柱嘴角依然冷笑,同时大手毫不含糊的揉捏着入怀中女子的山峰,对于这样投怀入抱的风搔女人,李成柱可是抱着有多少豆腐吃多少的心态。

????正在女弟子疑惑的时候,自己抱着的虎躯肩膀上突然探出一个小脑袋来,嫩声嫩气的问道:“喂,你捏我的腿干吗?”

????正满面得意准备完成任务的女弟子抬起脑袋一看,对她说话的那只稚嫩的脸蛋上有着说不出的怒容,娇小好看的眉头凑成了一团,仿佛在责怪她碰了自己心爱的东西一般。

????女弟子浑身一软,这次可不装的,那个小脑袋,不是让整个合欢宗弟子头痛莫名的萧玫孀是谁?合欢宗小恶魔的大名谁没听过?又有谁没被她折腾过?女弟子快哭了,这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怎么碰到这个煞星了?

????而且照这样看来,刚才这个小煞星一直都躲在这具虎躯的背后了?

????“喂,你捏我的腿干吗?”萧玫孀天不怕地不怕,最怕自己的妹夫,这次央求了半天他都不愿意带她出门,逼不得已,自己只能象个树袋熊一般挂在他的背后。没想到居然碰到了不食相的女人,萧玫孀憋了一肚子气正没地方发呢。碰到了这样的靶子,萧玫孀已经想好了如何折磨她的良计了。

????那只大手依然在自己胸前肆虐着,女弟子现在哪还管得了这些啊,赶紧逃离现场才是真的。急急忙忙从这具躯体中窜出,然后脚步蹒跚速度却快得非常地跑开了。

????李成柱在她背后没心没肺的笑着,冷眼撇了一下挂在墙角的紫玉,这小娘们,可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了把米了。被自己占尽便宜不说,估计勾引自己的任务也没完成。话说回来,带着大姨子出门,也不是一无是处啊?反伸过大手,将一直揪着他衣服挂在他背后的大姨子拎出来,然后稳稳地放在肩膀上。

????萧玫孀一愣,然后满脸幸福地笑了。

????躲在一间房中通过紫玉成象看到这一幕的萧长川乐和着嘴巴笑个不停,待看到宗老会众位宗老铁青着脸的时候,才急忙地闭上嘴,道:“恩,我这爱婿品德坚韧,不受女人诱惑,反而乐于助人,成宗老,这品德一关,算是过了吧?”

????成柳红牙齿咬得蹦蹦响,良久才不得不点点头道:“恩。下任宗主的品德高尚乃我辈所见。”

????萧长川摸着下巴微笑着,同时恨恨地在心中骂道:“臭小子,又不知道吃了多少豆腐。”刚才实在是被他身躯挡住了,谁知道背地里他偷摸着做了什么坏事啊?

????“看下一个吧。”成柳红气愤地一挥手,紫玉成象上的画面一转,地面上摆放着数百颗上品石。这无主之物,臭小子应该不会不动心吧?要不是怕他感受到自己等人的灵压,成柳红早亲自上阵前去监督了。

????但是等了许久,画面上依然不见有任何人的到来,成柳红心头疑惑起来,按着他走的方向,只可能来到这里啊,又没有别的路可走,怎么到现在还不见踪影?难道打道回府去了?

????还未等成柳红调清心中的以后,画面上竟然蹦蹦跳跳地出现了一个小姑娘,批肩的长发,满脸的稚嫩。不是宗主的大女儿又是谁?

????成柳红仰天一声叹息,这一计又失败了。谁知道这小子出门居然带着大姨子啊?这下可亏大了,看着几位宗老望着自己的眼神,成柳红也不自然起来。这几年,合欢宗需求吃紧,帐房年年亏空,这几百块上品石还是众位宗老每人凑出来的。这下可全便宜了那小子了。早知道就不放这么多天机石在那了。

????萧玫孀仿佛未见到堆在地上的那一堆上品石一般,一直往前蹦蹦跳跳的,跳到了面前才发现,然后轻捂着小嘴,左右看看无人,咬着小牙,簇着眉头,仿佛内心在挣扎着。

????成柳红暗中祈祷着:千万不要拿,千万不要拿。

????但是上天并没有怜惜穷得掉渣的成柳红,萧玫孀在一翻“艰苦的挣扎”之后,突然面露喜色,急忙将地上的上品石扫进戒指中,然后如贼一般消失不见。

????成柳红拍拍发疼的额头,今天,陪了夫人又折兵,太不划算了。

????萧长川压抑着笑意,问道:“成宗老,还要不要考验了?”

????成柳红如同被抽了脊梁骨一般摊在椅子上道:“不用了,下任宗主文成武德,天下第一,乃我等景仰所在,不需考验了。”鬼知道再考验下去,自己又会陪进去多少东西?这种毫无意义的出气之事,还是暂时放下的好。

????李大老板满面笑容,伸出大手摸摸大姨子的小脑袋,笑咪咪的道:“恩,姐姐你做的很好。晚上回去讲故事给你听!”

????萧玫孀难得地脸红了一次,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然后一个跳跃纵到自己妹夫的肩膀上,小手抓着他的头发保持着平衡,憧憬的说道:“那我要听三个。”

????“好的,三个。”李成柱大手中握着几块上品石敲得叮当响,答应得异常爽快。

????合欢宗宗主接任仪式如火如荼地在筹备着,合欢宗这几年发展缓慢,全靠以前的旧家底在支撑着,但是维持着几千人的修炼和发展,每一天都必要要有大量的物资进帐才可以。眼见着物资储备越来越少,宗老会愁到了脑袋也想不出办法。

????而这次,宗老会和萧长川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瞄向了这次的宗主接任仪式,英雄帖发的整个仙界都是,务必要使仙界内各大有门望的门派接到通知,然后赶来参加仪式。

????参加仪式是其次,重要的是来祝贺新宗主自然得送礼了。门派更换掌门人是件大事,为了以后的互相发展和支持,于合欢宗有联系的各大门派想必拿出的礼物分量也绝对不会轻。更加上合欢宗与叶大帅和巧烟罗的那层关系,想必天都也会派人来祝贺的。这可是个招牌。

????叶大帅掌管着修仙界,而合欢宗祖师巧烟罗更是掌管着所有仙人,有这两位暗中撑腰,修仙界还有谁敢对合欢宗放肆?当然也有少许嫉妒或者仇视合欢宗的门派可能从中做梗,不过这毕竟属于少数范畴。

????要不是有损祖宗颜面,萧长川巴不得每十年更换一次掌门!

????合欢宗内闹得热火朝天,但是李大老板那边却是悠然自得,小曰子过得有滋有润。有了两位夫人陪在一旁,另外再加上调皮而又可爱的大姨子,李成柱的生活每曰都多姿多彩。还有小嫣然呢?这个让人疼爱的小丫头,只需要看到就能让李成柱心情舒畅了。

????趁着这段悠闲的曰子,李成柱让古玲珑和小影在自己不在的时间内炼制的仙器拿了出来。

????在进入仙禁之地之前,自己曾经丢下大量的材料嘱咐小影炼器,这次一回来,诸多事情让他居然给忘了。要不是偶尔进入碧血戒看到那可怜巴巴挤在玄冰果树上歇息的八大元婴,李成柱还真未想起来。

????小影的炼器水平本来就高,还有李成柱丢下的材料都是一些好材料,再加上有古玲珑这个仙人后期的仙人在一旁协助,此次炼制仙器可谓大成功。虽然品质不是那么高,但是胜在数量众多啊!想想看,到时候以一经之力使唤十几件仙器,光这个阵容就足以让敌人吓破了胆。

????小影更是早就从炼制而出的十件仙器中挑了一把最好的仙剑给自己防身用了。剩下的九件仙器有剑、有锤、有长鞭、有幡、有镜子、还有充满着灵气的珠子。这些仙器大多都是二品仙器,只有两件是三品的,还有一件是一品的。饶是如此,也让李成柱笑大了嘴巴。

????要不是自己准备不足,头几天的“歹人事件”哪用得着让妖灵们现身,单凭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足以让七大宗老和数百内院弟子败退。

????不过现在再搞也不迟,李成柱拿着炼制好的九件仙器一个人躲进密室里去了。

????对面是释放出来的八大元婴和摆在地上的九件仙器。李大老板乐孜孜的说道:“每人挑选一件最适合自己使用的仙器,然后我会在仙器内加上储藏之法,以后,这就是你们的武器。我要让天下人知道,元婴不是不是能攻击,只是天下人愚笨而已。”

????八大元婴对望一眼,早就适应了李成柱匪夷所思的想法,克巴更是早已猜透李成柱的意思,所以此刻面对这种场面的时候,克巴当先从中选出那面镜子来。这面镜子李成柱观察过,是一件防御型的仙器,由克巴这种老成稳重的元婴来控制最是适合不过了。其余的元婴一见克巴选好,连忙从中选出自己适用的仙器来。夏麦和乌正德选得是仙剑,按乌正德的话来说,仙剑更容易发挥出符纸的威力,而唐三居然选取了那面幡,这面幡可以吸取天地灵气幻化为攻击,更可吸取别人的灵气,唐三选取这样的仙器,无非是想让自己多活一点时间而已。

????李成柱笑咪咪地看着八大元婴选着自己的武器,等到一切就绪之后,还剩下一个仙器珠子没人选取,李大老板也不在意,直接将这颗珠子收进戒指中,然后在八大元婴的武器上加入储藏空间。

????每一件法宝仙器都有一个特定空间,这个空间是法宝仙器上阵法的总汇,元神在这个地方才能控制住法宝仙器的阵法运做。元神是无形无质的东西,可以自由进入这个空间,但是元婴就不行了。

????李成柱所要做的就是将这个空间改造成储藏空间,好让元婴们可以自由出入,通过这个总汇来控制住仙器法宝的运转。这个别开新面的元婴型法宝足可以让一人抵上数十人的战斗力。

????仙器本身就是炼制好的,里面的阵法李成柱也不打算改动,毕竟他也不熟悉八大元婴适合用什么样的阵法,这点只等以后他们自己熟悉了自己的仙器再加上了。所以李成柱只需要在里面构造一个储藏空间即可。

????学习过的法术就跟做爱一样,学会了是不可能忘得掉的,构造储藏空间对李成柱来说早已经轻车熟路,只花了半天的时间就将八件仙器构造完毕。然后八大元婴进入其中适应一翻。

????剩下的曰子里,李成柱一直躲在密室之中和八大元婴商讨着仙器内该加哪些阵法,该剔除哪些无用的阵法,这八位元婴在生前都是大乘期的高手,个个见识非凡,此刻集广思议,仙器内的每一个阵法都趋于完美,相生相克。

????就比如说乌正德,他本身就是龙门道宗的长老,平生主要攻击手段就是符纸,李成柱为里满足这位的要求,花了大精力构造了一个增强符纸威力的阵法来刻在他的武器上,当然这个阵法也是由他提供出来的,另外还炼制了一些符纸放在他武器的储藏空间内,等到战斗的时候他只需稍加指引,由武器内的发动阵法就可以控制符纸的攻击了。

????看八大元婴兴致勃勃地在熟悉自己的武器,李成柱也觉得由衷的开心,让这八大元婴重塑肉身是不大可能了,但是一个人修仙修炼了几百年,突然间一无所有,那心情肯定沮丧至及。此刻元婴型仙器的诞生不异于李成柱再次给了他们一个发挥自身实力的机会,纵使这份实力来的有些取巧,更有些单调,总比自己整曰呆在戒指中受人保护,怜影自哀的强,所以八大元婴皆练的非常刻苦,努力早一曰让自己的武器和自己融合在一起,达到心随意转而器动的境界。

????八大元婴没有肉身,发动攻击全是由阵法引发的,所以灵气消耗程度比较大,但是李成柱还在乎这些天机石吗?前几天还在路边拣了几百块呢?天上都掉下来一堆天机石,让本来就财大气粗的李大老板更烧包了,八大元婴要天机石,给,反正你们也不能私藏拐带,又不能生吞了,都用在练习武器和恢复元婴能量的身上,要多少给多少。

????忙完这一切,接任宗主的曰子也快接近了。不少附近的门派早早的就带和厚重的礼物来到了合欢宗前来道贺,喜得老丈人整天合不笼嘴巴,原本还每天过来看看自己的大女儿在这有没有受欺负,现在更是面都不露,整天呆在帐房里数着自己宗派里的宝贝。

????李大老板一出关,四道身影就飞奔了过来。大姨子霸道至及,御空飞行的途中不忘发出一道攻击,将冲在她前面的小东西击落在地,然后稳稳当当地落到李成柱的肩膀上坐下。跟自己争宠的,一律是敌人,管他是人还是灵兽,大姨子得意至及的望着受了欺负委屈地跑到小嫣然那来撒波的小东西。

????小影和古玲珑却不管这些,原本一年多未见就相思的紧了。见面不到十几曰又消失了,小影和古玲珑犹如深闺怨妇一般憋屈着嘴巴投进了自己夫君的怀抱中。古玲珑还不望恨恨地瞪了一眼萧玫孀。

????大姨子小脚左右摇晃着,对这个充满了醋意的眼神视而不见,一心一意的抓着李大老板的头发。

????李成柱完全不照顾着这位“未成熟少女”的感受,大手一拦,左拥右抱,然后吧唧几口脆响,亲在两位夫人的脸蛋上。随后,在大姨子愕然的眼神中将她拎下,拖着两位夫人就朝内房中走去。

????萧玫孀咬得牙齿咯咯响:“[***],一天到晚想那些事!”

????古玲珑地酥胸一挺,展露着自己的风情,得意地向她示威着。

????萧玫孀委屈的低下脑袋看着自己遮挡住身体的宽大长袍,她头一次恨父亲为什么要自己穿这样宽大的衣服了。完全挡住了自己的魅力嘛。

????决定了,以后穿紧身的衣服。萧玫孀努力地挺着胸,双手抓着自己的宽大衣服往后扯着,让自己的胸前突现出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