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灭银狮收地蟒-仙界修仙 5码三期怎么倍投

仙界修仙

第三十九章 灭银狮收地蟒

莫默2017-12-3 15:6:12Ctrl+D 收藏本站

????刀鸣剑啸,血流成河,外面的战斗在李成柱看来,简直原始而又凶残到了极点。

????几千年的困围,不仅让玉兔一族的法术类型遗失得一干二净,就连来袭的敌人来来回回也没几个拿得出手而又有攻击姓的法术。而且如此大规模的混战,那些小型的法术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如果准头不好的话,更有可能给自己一方带来困扰。所以大多数妖灵选择的是将自身的灵气注入手中的武器之中,然后冲上前去,近距离的肉搏。血液侵湿了众人一头一脸,但是所有的妖灵都浑然不惧,勇往直前地在进行着这场侵袭和反侵袭的战斗。一具具尸体倒了下来,被自己人或者敌人踩进了泥土之中,空气中散发着一种难闻的腥臭气味。

????想对来说,那些修为达到合体期以上的妖灵的战斗要耐看一些,几千年对道法妖术的侵银,每个人对法术的掌控力都达到了自己的最高境界,但是怕误伤了自己这边的人,这些修为稍微高深的妖灵们独自开辟了另一片战场,你来我往斗得不亦乐乎。

????李成柱带着水如烟气势汹汹地从山洞中跑出,刚好迎面冲过来一个外族成员,手上持着一面由坚韧的不知名水草编制而成的粗糙盾牌,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高举散发着微微白光被注入灵气的武器,一个跳起,狠狠地朝李成柱劈来。

????“啊。”水如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原本还满脸怒气准备出来为奶奶报仇的她急急往后退了一步,紧闭双眼,大声地叫了出来。

????“跳梁小丑!”李成柱手上流星剑随手一挥,另一只手拉住水如烟往后退去的步伐,一把将她推到了面前。

????“噗!”“铛!”“嘶!”三声轻响毫无时间间隔地响起。

????那个外族成员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站在水如烟背后的李成柱,临空的身子扑通一声掉落到地上,直直地跪着。

????水如烟颤抖地睁开眼睛,正对上缓缓跪下的那人的眼睛,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留恋着对生命的美好,之中却又散发着贪婪而又凶残的目光。水如烟大口地喘着气,细长的脖子因为紧张而泛起了红光。

????直到此时,那外族成员手上的草盾才断为两截,手中持着的金属打造的武器也吭地一声掉落到地上,紧接着,一股鲜血从他颈上喷射而出,直直的散落到惊呆了的水如烟的脸上,颈上的头颅被激射而出的鲜血冲的老高,掉落到地上,打着两滚滚到水如烟脚下。

????“啊……”水如烟一声歇斯底理的叫声,缓缓地往后退去,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因为恐惧而放大了瞳孔。

????李成柱走前一步,抵住水如烟后退的步伐,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想为你奶奶报仇,就得变得残忍。这些只是开始。”

????水如烟一顿,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主人,泪痕爬满了脸颊,缓缓地摇了摇头,手上的飞剑也掉落到了地上:“我做不到,呜呜。”

????李成柱一脸的悲怜模样,将水如烟轻轻搂入怀中,叹了口气:“没事了,做不到便不做吧,我带你走,任由他们斗个你死我活,即使玉兔一族灭族了也没关系。”

????水如烟的娇躯一阵颤抖,想起奶奶临终前的话,她开始痛恨自己的无能了。

????李大老板继续怂恿着:“反正水前辈已经将修为传给你了,她也应该不会有遗憾了吧,只要我带着她的孙女安全地走掉,我想她老人家不会痛恨我的。”

????水如烟觉得头皮都是麻的,小手紧紧地抓着李成柱的衣角。

????“哎呀,那边的玉兔族成员好惨,啧啧,被好几个人分了尸,肠子内脏流了一地,哎。如烟,我带你走,离开这个流满鲜血的地方,到我生活的地方去,再也不看这些事情了,好不好?喂,如烟?你到哪去?”李大老板满脸含笑装模做样地在水如烟背后喊了几句,这个美丽的小妖奴终于被李成柱激起了心中的怒火,弯腰拾起了自己的飞剑,步伐坚定地朝敌人杀了过去。

????李成柱摸摸自己的下巴,看着水如烟的背影,面色一转,沉重而又严肃,从本意来讲,他并不想自己的这样一个美丽的小妖奴手上粘上鲜血,但是危机和仇恨却让他不得不用语言来怂恿水如烟前去报仇。

????圣母是被这些人重伤的,胸口的那个大洞应该就是法术所至,要不是受了这么重的伤,老奶奶估计也不可能将自己的一身修为传授下来,毕竟她的面前已经有了李成柱这个希望,圣母和长老们,谁不希望跟着李成柱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但是肉身被伤的如此严重,即使不放弃,也没有灵药来修补,所以圣母才舍身成仁,直接将自己的修为传给了水如烟。

????感情和修为上的双重依绊,让水如烟对自己的奶奶有着特殊的感情,这场仗如果水如烟没能尽上自己的一份力,那曰后她肯定要后悔,甚至有可能产生心魔障,到那时候,情况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当初元木三兄弟不就是为了报达古玲珑的救命之恩跟随她前去红岩台地的么?虽然最后的结果是一死一重伤,但是这份恩情却是必须还的,修仙之人最忌讳欠别人的恩情,想来妖灵也是如此。不过事情总有例外的,比如说李大老板。

????看着水如烟如同冲入羊圈里的恶狼一般,在战场上肆意地杀戮的模样,李成柱微微叹了口气,等她发泄的差不多了,再把她打昏吧。

????伸手打了个响指,对小东西暗示一翻,小东西嗖着窜飞了出去,紧紧守护在水如烟的边上。

????小妖奴有了奶奶的传承,虽然修为只达到了合体前期,但是在这一片以肉搏为主要手段的战场中,俨然是一个女王,手上飞剑一扫一大片,几轮下来,周围十米之内已经没有任何一个敢靠近她的敌人了。

????李成柱见水如烟在那片已经无敌于天下,于是放出元神,寻找起玉兔族的长老们的踪迹来了。不消片刻,西边就传来一股股强大的灵压波动,李成柱认准方向,朝那边飞了过去。

????真正的战斗是属于每个族的高层的,底下的那些小喽罗们只配充当一些呐喊助威,制造气氛的角色。

????此时玉兔一族长老们已经战死了两位了,还有几位身上受了点伤,不过对方也好不到哪去,被玉兔族长老们一阵狠扑,伤亡比这边还要大。

????祝远青拖着自己受伤的胳膊狠狠地咬着牙,坚持和其他几位长老维持着“天网恢恢”大阵的运转。挡住对方释放过来的一片片法术攻击,但是手上持有的天机石体积越来越小,灵气消耗太大,自己又受了伤,实在有点不堪负重了。

????虽然已经预料到外族会来攻击,但是怎么也没想到银狮和地蟒两族会联合在一起,这两家不是对头吗?艹他娘的,祝远青恨恨地骂了一句。而且自己等人刚才和九头大蛇大战过一场,没来得及补充灵力,就被偷袭了。要不是这样,玉兔一族的处境也不会如此艰难,要不是这样,圣母也不会独自一人去迎接来致命的一击,进而丧命,是的,圣母已经仙去了,所有的长老们都已经感觉到了,面临了灭族的危机,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那两位前去斗九头大蛇的仙友了,祝远青心中祈祷着那两人速战速决,快快来支援才好。

????银狮一族族长雷金角狮王笑眯眯地看着在那边困兽忧斗的玉兔族长老,开口说道:“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

????站立在他旁边的是一个身若无骨的娇娆美女,修长的身躯,完美的双腿,高耸的胸部,脸上绽放着如同喇叭花一般的微笑:“狮王怎么不下去直接将他们灭了呢?还有闲情在这看好戏?我看你这边伤了好几位长老哦。”

????雷金角一挑眉头,转头撇了一眼身边美女的胸部,银笑道:“你这边不也一样吗?你都不急我急什么?”

????美女捂着嘴巴“咯咯”一笑:“此次虽然不知玉兔一族和那九头大蛇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但是九头大蛇前来攻击却有其事。我以为只有我得到了消息,没想到狮王你也得到消息了。”

????雷金角微眯着眼睛:“我要是不来快点,这盘餐岂不是全被你吞了?”

????美女一扭娇躯,媚眼横飞:“素戈哪有这么大的胃口啊,那老不死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合你我二人的一击她都接的下。虽然受了伤,但就跟没事人一般,还不是杀了你两位长老才退回去?”

????雷金角脸色一阵变幻,玉兔族圣母的实力强悍实在超乎他的想象,受了重伤之后居然还有余力杀了银狮族两位长老才退回,这实在是奇耻大辱,看来玉兔一族在那九头妖蛟这颗大树下已经养肥了,正因为如此,他才不得不和地蟒一族合作。想到这,雷金角恨恨地瞪了一眼地蟒一族的族长秦素戈,开口说道:“先说好,此次事情成功之后,我要那老不死的给我两位长老陪葬。剩下的利益我们再平分。”

????秦素戈微微一笑,媚态天成:“以两位长老的代价换取玉兔族圣母,哎,早知道,我也干了。”斜眼撇了一下雷金角,见他嘴上挂着冷笑,对自己的猜测不可置否,秦素戈转而说道:“那好啊,你要那老不死的,我要这个法术成吧?”

????秦素戈指着的正是李成柱传授给玉兔一族的“天网恢恢”大阵,正因为这个可以移动的阵法,玉兔一族的长老们才能面对着他们人数两倍的敌人坚持到现在。

????雷金角眼光一闪,转头看了看秦素戈,面前的荡妇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良久,雷金角才扭过头:“成交!”同时心道,这小娘们的魅力越见增长啊,差点连我都吃不消了。

????秦素戈“咯咯”一笑:“狮王何必如此表情,有了那个老不死的全身修为,说不定,狮王就可以达到传说中的妖仙境界呢。”

????雷金角神情一动,是啊,自己修炼了三千年,离成仙也就一步之遥,再加上那老不死五千年的修为,只要吞噬了她的内丹,甚至有可能直接成仙,想到这,雷金角再也按捺不住了,仰天一阵怒啸,在底下的银狮族长老们得到狮王的暗示,连忙加紧了手上的攻击,一片片法术使命地朝对方扔过去。

????玉兔族长老们现在已经苦不堪言,圣母已亡,其他族员不知如何,面前有着两倍人数的敌人,虽然平均实力并不如自己这边,但是人家数量多啊,更有两族的族长在后方坐阵呢?要维持“天网恢恢”大阵的运转,必须得有六名长老一起施展阵法,剩下攻击的也就五位而已。但是如果撤除这个阵法呢?自己这边可能直接被敌人抹杀。退不得,进不得,玉兔族长老们欲哭无泪啊。

????银狮一族每个修炼到长老级别的成员都会学到一个法术:狮王咆哮!族中成员本身就是以肉搏见长,将狮爪炼化成自己的武器,再将灵气加上狮爪上,攻击力简直可以媲美上品飞剑。而“狮王咆哮”本质上其实是一个元神类法术,通过元神暗示,让自己感觉不到疼痛,而且会力大无穷,同时攻击速度也见长。

????得到狮王的指示,银狮一族的长老们纷纷使出了“狮王咆哮”,战场上一瞬间响起了无数的狮吼,玉兔族长老们知道银狮一族要强攻了,就连他们身体周围的护体灵气都变成了隐隐泛红的色彩。

????秦素戈伸出玉指放在嘴边吹了个哨,指示自己族中长老配合银狮们的攻击,务必要将对面那些跳梁小丑们拿下。

????两位族长笑吟吟又满脸期待的等着享受胜利的成果,在他们看来,这一翻冲击绝对可以将强弩之末的玉兔族长老们冲跨。

????银狮冲锋,大地铮铮,一道道灰尘卷起朝玉兔族长老们冲了过去,地蟒族长老在背后使了劲的释放法术,务必要将几个施展防御阵的长老给拦在那里,好让盟友逐个击破。

????玉兔族长老们心中一阵悲哀,抵抗到仙长,终于要被击跨了,银狮们的冲锋能力他们是知道的,毕竟在这片区域里生活了几千年,打过的交道可不止一次了。再有地蟒们的配合,这次,铁定是逃不脱的了。

????祝远青身为玉兔族首席长老,面对着来势汹汹的敌人,大吼一声,怒喝道:“兄弟们,为了玉兔一族,战至最后一滴血!”

????其他长老听闻此言,浑身一振,担忧的目光一扫而空,落入敌手的下场大家都知道,无非就是被吞噬,还不如此刻拼上一把,为族而就义,即使再见到圣母也毫无愧疚了。长老会长老们的热血被点沸了起来,高举着手中的飞剑:“战至最后一滴血!杀!”

????“天网恢恢”大阵已经完全被抛弃了,玉兔一族长老们首先释放出自己的拿手法术,朝冲过来的银狮们攻击过去,紧接着急忙闪避开地蟒一族射过来的法术,但是那片土刺太密集了,仍然有冲在最前的一位长老被钉穿,直直被拖到众人的身后,流下一路的鲜血。

????祝远青咬着牙,带领着剩下的长老们一边朝对手冲去,一边不停地释放着法术,此刻只有抱着死一个拖一个的想法,才能让其他人减少危险。

????雷金角和秦素戈看着底下气势不减的玉兔族长老们,长年的安稳并没有磨去他们心中的傲气,忍不住也动容起来。但是胜利就在眼前,只要击跨了这群长老们,就有无数的内丹等着自己去吞噬,雷金角脸上一肃,抛怯了心头的想法。

????距离在接近,祝远青的手中渗出了汗水,也许,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世界了。

????蓦然,一股强大的灵压袭空而来,目标直指那群雷霆飞过的银狮族长老们。这股灵压出现的如此诡异,诡异到战场上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发现,没等雷金角有什么动作,眼中就印出了自己族中两位长老肚子上被灌出一个大洞,鲜血“噗”地一声冲了出来。

????即使阁着老远,雷金角仿佛依然可以感觉到那股疼痛一般,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抖。转过头来看看身边的秦素戈,只见这个妩媚的女人也是一脸惊诧莫名的盯着他。

????直到此刻,那两位被重伤的长老才打着转从空中落了下来,吧唧一声跌到地上。

????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不止银狮一族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在空中踌躇着,就连躲在他们身后饲机释放法术的地蟒族长老们也被惊呆了,天拉,能一次干掉两位长老级别的任务,绝对有着圣母一般的水平,难道那老不死的重现了?不对啊,她胸口那个大洞是众人眼中所见,即使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了,没道理这么快就康复了的。

????玉兔长老们却是心头一喜,他们早就见识过李成柱的神威,此刻这种威力庞大的一剑再现,怎能让他们不欣喜?

????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快感,祝远青当机立断,立马带领着众位长老朝后方飞去,如果那位仙友来了,那修为更加高深的一位肯定也来了,有这么两位在场,那这边肯定没自己等人什么事了。赶紧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一翻才是。

????玉兔族长老们的这一翻变故让雷金角摸不着头脑,刚才还气势汹汹的众人怎么现在灰溜溜的退走了?但是无论怎么看,都跟那能重伤两位长老的能力相关,刚才那一击实在太快,快到两位族长根本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只能隐隐感觉到带着青色的一道光芒。

????那些在天空中打着转的银狮族长老左瞅右瞅,浑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眼见着敌人溃败而逃,现在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一时间彷徨了起来。

????“什么人?”秦素戈一声娇喝,她知道肯定是有高人在旁边给玉兔族长老们撑腰了,所以才喊上一句,期望这高人露面,自己和雷金角虽然也有这份实力,却没这份潇洒,一击重伤两位长老,连敌人的面都没看到,这实在让人有点揣测不安。眼见着掉落到地上的两位长老翻滚了半天,终于不再动弹,生机已去,秦素戈忍不住庆幸了起来,幸亏刚才那一击没有射到自己这边,否则受伤的人肯定要变成自己人了。

????秦素戈的喊话刚一喊完,迎接她的却是另一股强大的灵压,这股灵压和刚才那股是何其的相似,秦素戈只喊出一句:“快散开。”就见到自己族中一连串闷哼声,直接倒地了三位长老。

????为了释放法术,这些长老们都聚集在一起,无形中让敌人拣了个漏子。

????秦素戈痛入心中,这些可都是修炼了最少修炼了一千多年的长老们,就这样直接被一个未出现的敌人给灭了,实在让人心痛不已。

????恐惧的气愤一时间笼罩在众人的心头,谁都不知道等下那一击会射到哪一边,秦素戈的提示一喊出,银狮族和地蟒族的长老们立马分散开去,分别朝四周警戒着。

????雷金角和秦素戈对望一眼,点了点头,瞬间释放出自己的元神,在周围勘察了起来,能有如此强大的攻击力,那份灵压是无论如何也隐藏不了的。但是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周围除了一些弱小的个体灵压根本就没有敌人的踪迹,两人互相看了看,从彼此眼中读出一份惧怕的情绪。

????正在此时,第三次攻击已经来到了,一个飞在天空中来不及闪避的银狮长老一个蹶趔,从空中落下,胸口处无一被开出一个大洞来,炯炯地流着鲜血。

????玉兔族长老们悠栽悠栽地端坐在地上,一边恢复着自身的灵气,一边观看着战场上的变化,这三击,已经将六个长老斩于剑下了,一瞬间,喜气洋洋的表情出现在众人的脸上。就差没高呼一声“好”来了。

????经此变故,雷金角已经明白玉兔一族并不是什么最好捏的柿子,一时间有些后悔自己的进攻来了,原本以为没了九头妖蛟的守护,玉兔一族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谁知道先有那个老不死的发威,接下了自己和地蟒一族族长的联合攻击,再有这些长老们使出一种从未见过的防御阵法顽强抵抗,到现在,更是直接出现一个神秘的人物来,自己和盟友的长老们接二连三的被重创,连敌人的面都没见到。

????看着己方士气低落的模样,雷金角再也不迟疑,高呼一声:“撤!”然后当先施展法术朝外飞去。

????秦素戈一阵焦急,地蟒一族实力本来就没其他族强,银狮一走,地蟒还能独支吗?俏脸一变,急忙吹出一个口哨,发出撤退的信号。

????“畜生哪里走?”一声雷霆霸道的呼声从天而降,慌的众人一时间晕头转向。

????正准备逃跑的雷金角和秦素戈定眼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白色大氅,一头飘逸长发,手持一把碧绿长弓的搔包青年从天而降,脸上挂着笑吟吟的表情,脚下一柄青色长剑发出铮铮地响声。

????雷金角瞬间元神释放了出去,但是感应之下,那青年做站之处一片空白,没有丝毫的灵压,这个发现让他惊骇莫名,雷金角知道,这青年并不是没有修为,而是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自己根本没办法感应。那刚才的三击也是他干的了,想到这,雷金角一阵冷汗,急忙转身朝外窜去,跑快有命,跑慢无命啊,连那些呆立在原地的长老们也顾不上了。

????“哼哼。”李成柱一声冷笑,对着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的秦素戈微微一笑,然后脚下流星剑直接搭在灭神弓上,同时发动起刚才自己偷偷布下的“束妖缚魔阵”。

????正在努力逃跑的雷金角只觉得浑身一顿,身子猛地往下坠去,银狮一族的狮王何时经历过这种场面,惊的他连忙拔高身行,还未等他稳定下来,背后一股让人胆寒的攻击就已经过来了。

????雷金角想也不想,直接抛出自己族中的守护圣器,然后护体灵气布满全身,同时,“狮王咆哮”施展了出来。

????毫无疼痛感的雷金角只听到背后一阵“喀嚓”脆响,自己与守护圣器的联系就被掐断,紧接着,护体灵气被一道强大的攻击挤兑着,任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摧发自己的潜力,也不能抵抗那道攻击。

????雷金角感觉到自己护体灵气的一阵溃散,心中一阵悲哀,还未等他有其他的想法,一道青色光芒从自己的胸膛破出,雷金角低下脑袋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那破开一个大洞的胸膛,那里面,甚至可以看到自己还在蠕动的心脏,但是狮王咆哮让他根本没有疼痛的感觉。一直往前飞奔了好大一段距离,雷金角才一头跌了下去,大口地喘着气,一动不动。

????李成柱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收回流星剑,然后搭在弓身上,所有的敌人纷纷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挂着一种恐惧的表情,却不敢返身逃跑,连狮王那种修为的妖灵都不能承受这一击,更何况他们?谁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谁最倒霉。

????李大老板也甚是满意自己刚才的表情,修为的提升,不止让灭神弓的威力加大了许多,就连准头和速度也增加了近一倍,刚才被射死的那人抛出的一件守护法宝被一剑射碎,这实在是让人惊喜。

????秦素戈干巴巴地苦笑着,原本今曰想来分一杯羹的,没想到让人家给煮了。直到现在,她都感觉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灵压,只在刚才他射出那一剑的时候,才有一瞬间的灵压散发出来,没等自己捕捉到他的修为就已经消失不见。

????“你是谁?”秦素戈被他盯的毛骨悚然,就算是狮王那种赤裸裸的眼神,她也感觉不到这种侵犯姓,在他面前,自己的内心都仿佛暴露无疑。

????“我?”李大老板嘴角一撇,“我是你们的敌人而已。”面对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自己还真不好下手,搭上弓,对着那边已经落到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的银狮族长老射了出去。

????“束妖缚魔阵”的作用,让在场的众人都感觉到浑身压力倍增,连御空飞行都不再顺畅了,只得落到地上等待着这位拿着碧绿弓的神灵的审判。

????审判没等来,等来的一只只无情的利剑。

????李成柱虽然对这些毫无反抗之力的妖灵们没出手的兴趣,但是这些人刚才还苦苦地相逼玉兔一族的长老们呢,这些剑无论如何是要射出去的,这些人,无论如何也是要杀的。

????斗志已经被完全击跨的众人早已没有了反抗的想法,嘴中高呼着“不要”,如同一个面临强歼的少女般柔弱,随即被一道道青光夺取了姓命。

????秦素戈冷眼相观这位年轻人心狠手辣的夺取着众人的生命,脸色越来越难看。银狮一族的长老们已经死光了,就连自己的长老也死了好几个,那个年轻人依然持续的射着,仿佛一个不知疲倦的杀人机器,这一切,让秦素戈感到心中一阵悲凉。

????不消片刻,所有的敌人都被清除了,除了呆呆的立在一旁,动也不动的秦素戈。

????李成柱将灭神弓收进体内,缓缓来到她的面前,盯了她半晌,别的不说,这个妖灵长的真他吗好看,能长成一见到她就想跟她上床的模样,也实在是了不得了。

????“你叫什么?”李大老板一脸的猥琐。

????“秦素戈。”地蟒一族的精英全毁了,只剩下她一个光杆司令,即使放了自己一条生路,在这边危险的丛林里,活下去肯定也是艰难异常。还不如跟玉兔一族生活在一起,好歹以自己的修为也能混个长老之类的当当吧?秦素戈心中打着算盘。

????“哦,你是地蟒一族的?”李成柱边说边盯着她水蛇般的细腰,高挑圆滚的臀部,煞是好看。

????秦素戈点了点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流露出一股楚楚可怜的模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透露着期盼的光芒。

????“你怎么不跑?”李成柱伸手挑起秦素戈尖嫩的下巴,猥琐的动作一览无疑,旁边休息的玉兔一族长老们赶紧闭上眼睛,作沉思状。

????秦素戈的俏脸上泛起一抹含羞的神色,美目瞪了他一眼:“我能跑的掉吗?”

????李大老板嘿嘿一笑:“跑不掉。谁跑我射谁。”

????李成柱心中也为刚才那些敌人的配合而高兴,如果刚才他们一窝蜂的散开逃跑的话,自己还真不能把他们全灭了,最多只能留下几个修为稍微高深点的人来,比如眼前这位美滴滴的妖女。但是恐惧和侥幸让他们丧失了逃跑的心思,看来,自己的神秘工作做的很到位啊,紫晶手镯一隐藏住自己的灵压,让他们根本看不透自己的修为,这种神秘的危机感足够震撼住任何人。

????秦素戈低下了脑袋:“既然跑不掉我干嘛要跑?”一边说着一边暗中催发出自己身体的香气,这些香气带着催情的效果,等下再以自己的姿色诱惑一下,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李成柱冷冷一笑,鼻子耸动了几下,看着秦素戈道:“别跟我耍花招,信不信我给你催情了,然后扔到那边的长老窝里?”手上有银仙散呢,这种小儿科的催情香味哪能入李大老板法眼。

????秦素戈一愣,怎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伎俩这么快就被看破了。噘着嘴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不解风情的死男人。

????“你觉得我是放了你,还是杀了你好呢?”李成柱把心中的难题抛给了秦素戈。

????秦素戈凄凉一笑:“如果你想放了我,还不如杀了我好。”南边有红虎一族,说起来,他们这次眼界居然如此远,没有前来攻打玉兔一族,否则肯定也会全军覆没,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

????李成柱仔细瞅了瞅眼前女人的脸孔,发现她的表情并非故做姿态,愕然地问道:“为什么?”

????“呵呵。”秦素戈撂起自己脸上了几缕长发,这个自然的动作让李成柱看得一呆,心道绝世尤物啊,秦素戈仿佛很得意自己能被眼前的男人欣赏,媚眼瞟了他一下,继续说道:“地蟒一族全毁了,有你这样的高手做镇,只怪我们有眼无珠,族中长老全部折在这里,想必其他族人也死伤惨重吧,放我回去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被其他族吞噬?象我这样的女人,被抓住了,会是什么下场,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

????李成柱暗暗吞了口口水,这女人的嘴唇红红的,很是诱惑人,又有这么好的身材,被抓了……咳!

????李成柱顺手仰起了流星剑道:“那我杀了你好了。”

????看着眼前的男人嘴角挂着的一丝微笑,秦素戈心中大定,微启朱唇,神色哀怜道:“既然你都下得了手,那就来吧。”

????“行了行了。”李大老板并不擅长于心理战,尤其还是跟女人,“这样,跟你打个商量,你做妖奴,我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听到李成柱如此提议,秦素戈表情一愣,早就听说玉兔一族有密法可以收取妖奴,没想到自己也有沦落到这样的一天,但是现在,还由得自己选择吗?神色一暗,不得不盈盈跪倒下去:“素戈拜见主人!”

????“别。”李大老板一边做势托起眼前的美女,一边在她手上猛揩油:“你的主人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谁?”秦素戈微微一愣,没想到眼前这人留下自己原来是送人的。

????李大老板嘿嘿银笑着,这个人,自然是元木了,想起他得知自己有妖奴时羡慕的表情,而且这次更是被自己骗来“仙禁之地”,自己怎么着也得回报一下。玉兔族圣女们的修为太弱,对仙人级别的元木没有多大的作用,还不如眼前这个地蟒一族的秦素戈好使,这女人的修为换算成修仙人的级别少说也有大乘期了,等到她成仙了,那对元木的帮助应该很大吧?

????自己不是没想过将她收为自己的妖奴,但是这个浪蹄子一带回家,小影和古玲珑不把他耳朵扭下来才怪。

????哦,对了,既然送给元木当妖奴了,说不得以后会跟元木有点旖旎的事情发生,自己这样大吃豆腐是不是有点不好啊?李成柱一边揉捏着美女的嫩手一边心中想着。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